首页 > 语录 >

主角是江起淮陶知越的小说江起淮陶知越-2023年精选热门小说江起淮陶知越(江起淮陶知越)

发布时间:2024-02-09 13:04:05来源:本站原创
陶知越心中萦绕着苦涩,心脏处传来一阵阵麻木的疼。

她知道,他们之间的情意,彻底结束了。

陶知越转身准备离开,迎面却是急匆匆赶来的陶母一计响亮耳光!

“陶知越,你好歹毒的心肠,知宁是你妹妹,你竟要逼她去死!”

“你给我滚,我真宁愿你十年前就死了,宁愿你死在外面,没有被找回来!”

陶知越听着,千疮百孔的心再次被狠狠捅伤。

虎毒还不食子。

可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陶母希望她死了。

10岁那年,她刚被陶家找回,陶知宁就故意掐红胳膊诬告是她所伤。

那天,才说想念她的陶母,直接动手打了她——

“陶知越,这些年你都在外面学了什么,怎么变得如此歹毒!”

“早知道你变成这样,还不如让你死在外面,也好过丢脸!”

那天起,全府上下都说她歹毒,都说她抢了属于陶知宁的大小姐位置。

没有一个人她。

直到江起淮出现,像一束光,照亮陶知越灰暗的世界。

打雷时陪着她,难过时安慰她,受伤时照顾她……

定情那日,江起淮在月老树下挂满红绸,双目含情:“今日月老为证,我今生只爱陶知越一人,疼她,惜她,此生不悔!”

红绸随风飘扬,月光倾斜在男人脸上,一切美好又幸福。

陶知越以为,这份幸福会永远。

可现在,短暂又伤感,什么都不剩,她输得片甲不留。

(热推新书)陶知越江起淮小说在线分享-(陶知越江起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陶知越江起淮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陶母在屋内嘶声痛哭,就连在军中当值的陶父慌忙赶回后,也不问原由,厉声指责——

“逆女!还不快滚!”

这一切,都像陶知宁曾经炫耀的那般:“姐姐,你回来了又能怎样,在陶府,我才是爹娘的宝贝,你拿什么跟我比,你只配做我的影子!”

“总有一天,你会被赶出府去!什么都得不到!”

从前,她懵懂不知也不信。

可现在,她好似全都明白了。

从头到尾,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父母都没关心过她。

而江起淮,最终也被……抢走了。

她突然就笑了,笑自己傻得可怜。

都惨死一世了,为什么还想不明白,还傻傻的去争取那得不到的温情?

陶知越丢魂失魄地走出府邸,不知不觉泪水已模糊了双眼。

街市上,来往的人、车不断穿过她的身影,好像要将她脆弱的身子吞没。

陶知越甚至麻木的想——

“要是她没重生,真的死在了战场,是不是就不会再一而再三的痛了。”

可眼下,一桩桩的事如潮水般涌来,让她心口止不住地抽疼。

一整颗心脏,就像被生生挖出来,再遭人狠狠丢弃。

蓦然间,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染红了地面。

陶知越捂着心口,靠着长缨枪才勉强撑住身子。

这时——

“知越——”

人群中,听到一声温柔的嗓音。

陶知越回望过去,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徐嬷嬷。

这一刻,她抽疼的心才感到一丝暖意。

她想去抱住这份温暖,可嬷嬷身后一辆奔腾的马儿正急速而来!

陶知越顾不上疼,终身一跃,推开了嬷嬷。

“砰——”

一瞬间,她整个人都被马车甩飞了出去!

 

 

 

 

 

第5章

拽入黑暗前,陶知越看着远处毫发无伤的徐嬷嬷,无比庆幸。

幸好,嬷嬷没有受伤。

这次,她终于护住了真正对自己好的人。

只是鲜红的血不断从陶知越嘴里涌出,她的意识也逐渐变得薄弱。

她这是要死了吗?

昏迷间。

陶知越恍惚看到一道光,一身白衣的江起淮翩翩走来,眼眸清澈,装满了她——

“知越,以后你有了我,不会再孤单了。”

她想抬起手触摸,男人的身影却在顷刻间化为齑粉,消失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切骨的疼痛让陶知越从昏沉中苏醒过来。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已回厢房。

一室清冷,她的双腿未曾上药,合着破碎的衣裳血肉模糊。

钻心的疼。

“嘶——”

陶知越轻轻一动,就感觉双腿传来撕裂的痛。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

陶知宁闯了进来,笑得阴冷:“好姐姐,很疼吧!”

“可惜了,爹娘把全城的郎中都请去了我屋里,你再疼,也只能忍着了。”

面对陶知宁的挑衅,这些年来陶知越早已习惯。

从接回府后,父亲对她严厉如训兵,母亲对她厌恶如仇人。

明明她才是将军府嫡女,处境却远不如陶知宁这个养女。

或许连她死了,都不会有人发现。

收敛心绪,陶知越没去理会陶知宁,而是侧身拿过枕下金疮药准备给自己上药,却没料到陶知宁突然又发疯伸手要抢。

“啪——”

陶知越战场反应挥手推开陶知宁,明明没用多大力气,陶知宁却莫名倒在了地上。

“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我!”她带着哭腔地控诉。

陶知越正莫名其妙,房门再次被人猛地推开。

江起淮匆匆走了进来,神色带着担忧。

“知宁!”

他弯腰将陶知宁扶起来,女人顺势小鸟依人倒进他怀中。

陶知宁此刻一改阴毒冷笑,哭得楚楚可怜。

“姐姐,我不怪你推我,只是你千万不要怪起淮哥哥,他心里都是你。”

“只求你不要再伤害自己来博取同情了,你这样是给咱们将军府蒙羞,爹娘都会不高兴的……”

她这一番话,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陶知越身上。

江起淮的眉眼,明显带愠色。

陶知越心尖一阵阵冒着疼。

“江起淮,你也觉得我是故意让马车撞自己的?”

她倔强问着这个曾说会永远相信她的男人,得到的却只是江起淮不分青红皂白的谴责。

“知越,你真的变了。”

话tຊ落,他就抱起陶知宁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一句变了,轻描淡写否定了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生死与共的曾经。

甚至,连她腿上那血淋淋的伤口都没发现。

不知多了多久,徐嬷嬷进了房间,给陶知越上了药,倾心倾力的照顾着她。

徐嬷嬷像小时候一样陪着她,柔声劝慰:“知越小姐,睡吧,睡醒了就不痛了,咱们就好了。”

有了嬷嬷的陪伴,陶知越没再让阴霾的情绪影响自己的心情。

纵使整个将军府,都没有一个人再来看过她。

她渐渐接受了爹不疼,娘不爱,江起淮移情别恋的事实。

没关系,只要这一世她能守住嬷嬷。

能做大周朝唯一的女将军,去保护百姓,就不枉重来。

五日后的晌午,陶知越终于可以下床。

虽然双腿还不是很利索,但她不想怠慢武艺,便来到院子练剑。

可经过大厅时,里面却响起一阵清脆如银铃的笑声。

这些天从没来关心过她死活的人——

爹爹、娘亲、江起淮,此刻全都守在陶知宁的身边,笑得一脸宠溺。

母亲细心地给陶知宁吹着碗里的汤:“你这段日子生了病,要多喝点鸡汤补补,养好身子。”

“你还想吃什么,都告诉娘,娘命人给你做。”

……

陶知越听着,心口又酸又涨。

她落寞的转身,这时,江起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知越!”

陶知越脚步一顿。

江起淮走过来握住了她的手,一副不存芥蒂的样子。

“前几日知宁又病了,再加上我看你的伤需要静养,才没去看你……”

陶知越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必解释这些。”

失望攒多了,反倒平静了。

她抬头看着江起淮:“既然你选择了陶知宁,就无需多言,我们之间已经过去了。”

那个曾说要爱她一辈子的江起淮,在她心里已经死了。

 

 

 

 

 

第6章

可江起淮听闻,却神情骤紧。

他紧紧握住陶知越的手:“你别这样,我已同你父亲说了,你腿受伤会落下隐疾,以后就不必再舞刀弄枪上阵杀敌,安心做我的世子妃吧。”

‘轰然’一下,江起淮的话如雷震耳畔。

陶知越看着他,眼底满是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再过几日我们便要成亲,到时候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世子妃了。”

江起淮轻声对陶知越重述着,陶知宁的声音急切响起:“起淮哥哥,你不是答应我要陪我去逛灯会吗?我们出发吧。”

江起淮面色微变,对着屋内柔声应道:“好,我这就来。”

他松开了陶知越的手:“我晚点再来找你。”

说完,他便朝屋里走去。

两人携伴出府,犹如一对十分登对的璧人。

这一幕,陶知越早已习惯。

嘴上说着爱她,行动上却是和她妹妹厮守相伴!

只是无论如何,这个男人怎么能断了她日益努力的愿望!

上阵杀敌,守卫边疆,和陶家军一起报效大周朝,是她心之寄托。

她不可能放弃!

陶知越看向屋内,母亲淡漠扫了她一眼从屏风后离开,父亲喝了一口杯中的茶,也欲起身。

“父亲,女儿不想放弃戎装……”她朝陶父跪下,言语哀求。

陶父眉眼复杂地看着她,伸手想将她扶起,但蓦地想到什么又生生止住。

“你腿已废,降不住兵。”他严厉道。

陶知越慌忙自证:“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恢复如初,请父亲给我一次机会!”

陶父摆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说完,他不再给陶知越解释的机会,转身便走。

陶知越心乱如麻,已不知该如何为自己争取,只能先行回房。

房间里,徐嬷嬷熬好了药在等着她。

看着嬷嬷手上的烫伤,陶知越心疼不已。

她掩去心绪,仰头喝下药。

药很苦,苦到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