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录 >

良心推荐2023最火满分小说南初厉行舟主角南初厉行舟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8 14:58:12来源:本站原创
哪怕是一桌子美味佳肴,云秋勉强垫了肚子,就守在陈福的身边。

两个平时馋肉的崽子也没有胃口,巴巴地将他们的爹守着。

陈福需要随时观察情况,还不能送回去。

容妈做了一碗营养粥,云秋一口一口喂陈福吃下。

陈福比起一开始的惨不忍睹,脸上稍微有了血气,也能说话了。

“我得赶紧好起来,还要上战场呢,现在有战事,是立功的机会,我立了功,你们母子三人的日子就好过了。”

“说的啥话,你的腿都这样了,还惦记着战场,在家好好养着,最不济还有抚恤金,我们省吃俭用,还能饿死?”云秋抹起了泪。

“我不能没有你,娃儿两个不能没有阿爹。”

陈福却摇头:“我一定要去,养好了就去,不然拿啥养你们,我在军营多年,其他的事情也做不来。”

云秋沉沉叹了一口气。

南初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才进去给陈福换药。

“慕家弟妹,我家陈福应该没有多大危险了吧。”云秋仍然是悬着一颗心。

“算是初步稳定下来。”南初说:“等过了两天情况真正好转,再送回家养着。”

“实在是麻烦你了。”云秋愧疚道,一个半死不活的人留在这里,让主人家忙活坏了。

“我本来是大夫,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南初笑了笑。

给陈福换好药,又喂了一碗熬好的内伤药,她道:“你们先回家去休息,这里有我的人看着。”

云秋让两个孩子回家去,她坚持陪在陈福的床边,南初劝也劝不动,只好让容妈搬来一个躺椅,困了好将就睡。

第二天,南初发现一个小小的人影在院子门口晃动,仔细一看是桂香的大儿子大安。

大安察觉到她的目光,赶紧拔腿跑了。

陈福重伤回来,桂香不闻不问,其实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点关心的吧,南初心想。

跌入泥潭(南初厉行舟)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南初厉行舟免费阅读)跌入泥潭全文在线完本阅读

两个妯娌闹成这个样子,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敞开心扉对待彼此,但说到底还是陈家人,桂香再不做人,也不会刻薄到那种地步。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守住那一点银两过日子,能有什么深仇大恨?

艰难地过了两天,陈福的情况算是稳了,南初让小左小右把他送回陈家去。

云秋留了下来,她把六两银子给南初:“慕家弟妹,这是还欠你的钱和治疗费,如果不够,我再填补。”

她怕问南初南初往少了报,所以就先算一两给她。

南初却摇头:“这是陈大哥的抚恤金,他现在还卧伤在床,这点钱就是你们一家四口的保命钱,他的腿能不能好全我也不敢打包票,银子你们先拿着,把这个难关度过了,旱情过去了,再还给我也不迟,我不急着用钱。”

云秋感动道:“可是,医疗费总得给,给了也不影响,我们能过下去。”

南初道:“就给药费吧,按照成本给你算,六百文就可以了。”

她的人工手术费,吃住,全都没有算钱。

云秋又怎么会没个数,算下来南初是亏了的,她偏要给一两,往南初手里塞着,南初怕掉到地上才拿稳,云秋就快步出去了。

“慕家弟妹,你就不要推脱了,这样我才心安,你救回我男人的命,千金不换,几百文我拿不出手。”云秋在院子的大门处说。

南初拿她没办法,只好把银子留着,心里想着以后给大宁和吉祥两兄妹买零食吃。

这样好的邻居不常见,趁她还在这里,就多多照应一下吧。

小左和小右回来,又继续在主屋里挖地道,二人力气大,精力旺盛,不一会儿,就会有一箩筐的土抬出来。

南初进去看,已经挖到了深处,从口子看进去,黑黢黢的。

估摸着水井的深度,挖个三四天,应该就可以到底了。

他们挖得辛苦,南初这里也不含糊,每天一只鸡宰了吃。

她出去给兰英看房子,正好柳氏从这里经过。

柳氏看了一眼那一堆挖出来的新土,好奇道:“傅大夫,你家里咋弄出来这么多土?”

她的目光往院子里瞄去,可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第三百三十三章 居心暴露

“天气炎热,不好储存东西,井又不好用了,挖一个地下室方便一点。”南初早就想好了借口。

柳氏就没有再问。

不过她似乎有心和南初唠嗑。

“兰英家后盖的,进程比我们家还要快咧。”

“兰英家就母女俩个住,房子盖得小,你们家人人多,盖得大就慢了。”南初回道。

她的脸色也没有那么欢迎,毕竟,袁家因为买不到那块地基对她生出了意见。

她连敷衍这些人都不想敷衍。

“哎,如果能做你们的对门邻居就好了。”柳氏感慨了一句。

“现在也是邻居。”南初说。

柳氏默不作声观摩了一眼她的神色,跟平时一样,看来,真的是在挖地下室吧。

她想不到地下可能有东西,最多觉得是南初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比如毁尸灭迹。

但是,如果一个人真的犯下这样的罪行,是不可能这样明目张胆把一箩筐一箩筐的土抬出来的。

所以,柳氏也就不多想了,她也没把这件事告诉袁旭。

邵羽这些天留意着袁家的动静,终于,在袁家放飞一只鸽子后,邵羽将信截获。

他冷沉着脸,把这封信交给南初。

“总算是知道这一对夫妻为什么要买对面的地基,原来是心怀不轨。”

南初看了信上的内容,脸上也多了一层寒意。

其实上面有没有重要的机密,不过是写了厉行舟去了宁郡,却留下邵羽照顾他们母女俩。

这信是寄去鹤郡的,这个时候,二殿下正和四殿下在鹤郡交战,双方都指对方是逆徒,要拿下对方的头颅,献给今上。

这些银龙会写给二皇子,但这是得到南初首肯的,但袁旭来写,显然就不一样了。

“这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二殿下收买,竟然要来盯梢我们,好大的胆子。”

邵羽不屑地冷哼。

“嫂子,要不要神不知鬼不觉把他们——”

南初摇头:“不,用得着。”

二皇子并没有怀疑银龙,相反的,他会觉得他们或许会防备着银龙,所以银龙的情报未必齐全可靠。

所以,就从寻常邻居入手,让他们防不胜防。

实际上,袁旭却不值得二皇子期望,这样的招数对于南初来说,也未免有点拙劣。

袁旭再是高门之后,也已经隔了两代了,在这个地方,他的父辈,他自己,当了那么多年的泥腿子,头脑封闭,麻木,就算有些聪明的时候,也早就跟不上外头风云变幻,往往反被自以为是的聪明误。

南初说了缘由,邵羽沉吟:“那就暂时留着,等这两个人没有利用价值了,再干净利索把他们除掉。”

“这封信,我再寄出去。”

邵羽去办事了,南初轻轻垂下眼皮,嘴角边勾起一抹讥讽。

二皇子,还真是要把他们围得密不透风啊。

不过现在二皇子被战事所牵绊,这里是照应不过来的,银龙已经是他们的人,袁旭又没有那个能耐。

只等着二人两败俱伤,再也折腾不起大浪,他们这里做足了准备,立刻反攻回去。

铁铺子扩建,南初需要去镇子上一趟,毕竟要把旁边一家饭馆和一家早点铺子盘下来。

这里打铁的动静当然瞒不住,不过,谁让厉行舟在宁郡打仗呢,打仗就需要兵器。

那一座山下铁矿丰富,可以制造出很多兵器,为了不露出马脚,数量会隐藏大部分。

这样,表面上就说得过去了。

“一部分铁矿,是从银州运来,正好经过那一座矿山脚下。”邵羽道:“矿车采用大规格,会留出一大半的位置。”

这条路线是他挑选的,郡守那儿已经报备。

哪怕郡守是二皇子的人,也察觉不出什么猫腻来,毕竟,这其中还有银龙周旋。

“很好,邵兄弟算是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南初赞赏道,邵羽绝不只是一个跑腿奔忙的,他有头脑,有谋略。

邵羽得到这样的夸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跟着老大、和嫂子的时间久了,总要有一点长进。”

“是你本来就聪明。”南初笑了笑:“老大在宁郡,咱们要好好撑着这里,给他解除后顾之忧,为他铺好以后的路。”

也是他们的路——

“嫂子放心,我当竭力而为。”邵羽握住拳头,重重打在胸膛上。

以前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有老大主导操持,现在老大要打仗,难免会分心,他作为一个男人得把该扛的扛起来,不能全压在嫂子一个人的肩头上。

铺子往右拐是饭馆,一直以来人流还不错,南初加了两次价,都不肯卖。

老板娘一脸精明,神秘兮兮凑近南初,伸出两个手指头:“傅大夫,再加一倍,咱就把这个经营多年的馆子卖掉,也不墨迹。”

店面连同地皮,南初已经加价到五百两银子,再加一倍,就是一千两,古代大城房价是不低,但小地方普通的房屋价格却比较低廉。

从市价来说,这个还算宽敞的店面,加上地皮,也才值得三百两。

要她花一千两去买三百两的东西,她傻了才这样做。

“不要了。”南初冷着脸,趁机狮子大开口,这种人真讨厌。

她观察了一下铁铺子附近,左右两边除了门面,后面是一片荒土,杂草丛生,还有人往那儿倒垃圾。

她的脑海里,已经生了一个念头。

不过是打铁,对环境要求不高,把这一片荒地盘下来,搭个棚子不就是了?

这样一来,两个店面的钱都省了。

南初一拍脑门,她差点浪费了大几百银子。

盘地需要跟镇子上的里长申请报备,本来地是很难批下来的,他们手里面有银州发放的打铁证,又经过张县令盖章,再加上百里之外有战争,里长不会不批。

这打铁证五年一换,最新这一张,邵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