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录 >

耽美微小说(贺南谌程京夏)贺南谌程京夏-新上热文(贺南谌程京夏)贺南谌程京夏小说推荐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7 14:28:08来源:本站原创
“你是!”贺南谌突然大声,我往后退了点,又被贺南谌拉回去,他强调:“贺南谌程京夏,老公老婆。”

明知道他是醉酒,说的都是醉话,我还是觉得眼鼻发酸。

开口时声音也变得哽咽:“我们已经离婚了。”

贺南谌呆愣住,和程京夏四目相对好一会儿之后,他突然伸手抱住了程京夏。

我还来不及推开他,听到他带着哭腔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突然不想知道了,贺南谌是不是想起来了,我不想知道了。

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我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希望时间回到过去的人,我怀念那个时候的贺南谌,怀念那个时候自己,怀念那个时候的我们。

但是现在,贺南谌真的和过去一样了。

我却觉得自己在害怕。

害怕贺南谌真的在我们离婚之后,想起了一切。

如果真是这样,从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人被迫接受了那些伤害。

“贺南谌,你……”

我用力推他,下一秒动作和话音却都是一滞。

脖颈间的湿润让我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和想法。

贺南谌的眼泪,是烫的。

 

 

 

(贺南谌程京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南谌程京夏阅读无弹窗)贺南谌程京夏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贺南谌程京夏)

 

第28章

“我错了。那个时候那样伤害你……”

“没能早一点想起你,我很抱歉。”

贺南谌紧紧抱着她,不容拒绝,不停说着。

“如果我知道车祸后醒来我会变成那样,我宁愿自己没有醒来。”

“死了,我就不会伤害你了。”

“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但你能不能,至少给我一次弥补你的机会?”

房间里只有贺南谌的声音,我默默流着眼泪,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贺南谌不松开,我就一直维持着被抱着的姿势。

就算仰着头,眼泪也还是不争气的掉落。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呢?

贺南谌说他想起来了,我不该感到释怀吗?

“贺南谌,你先松开我。”

“我不。我松开你就跑了。”

我刚觉得他醒酒了,现在看来还是没醒。

“我不会走,我就在这里。”

“你不骗我?”

“不骗你。”

贺南谌刚一松开,我立刻从床上下来,往后退了两步靠着墙站。

贺南谌一脸惊恐看着她,差点就要以为她要跑。

“差点就以为你要骗我了。”贺南谌松了一口气。

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渍:“你现在酒醒了?”

贺南谌的眼神已经清明了许多,他安静看着程京夏,慢慢点头。

原本他是喝了很多酒,下车时都站不稳,看到程京夏之后就清醒了一点,刚才一番声泪俱下,又清醒了不少。

“我问你,你们公司签裴霁许做代言人,是不是你的打算?”

贺南谌还是维持着看着她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

“你可以说裴霁许一直在你们拟选的艺人范畴里,但裴霁许只有三天就要回国的情况下,你们还派人前往欧洲拍摄广告,贺南谌,我也是商人,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

我一脸严肃,指出这其中的不合理之处。

三天都等不了,就算是想和其他竞品抢时间差,合同都签了,这三天又能改变什么。

“我是故意的。”贺南谌坦然承认:“我不想让他做你们公司的代言人。”

“为什么?”我不解。

“如果他成了你们公司的代言人,你之后见他的机会就更多了,我不想他总在你面前转悠。”

我刚要说什么,被贺南谌抢先:“别再说他是你男朋友这种谎话了,我知道他不是。”

就算程京夏那样强调,就算裴霁许不顾公关危机也要承认程京夏的身份。

他也还是相信,程京夏没有和裴霁许在一起。

但即便程京夏没有和裴霁许在一起,他也不能对裴霁许掉以轻心。

毕竟裴霁许是真的喜欢程京夏。

他也没想到裴霁许直到现在,还喜欢着程京夏。

我别开脸没说话,毕竟之前自己确实撒了一个很拙劣的谎。

我没再继续开口,贺南谌先开口说道:“我以为你会问我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我握了握拳,来的时候我确实是想知道贺南谌是不是已经想起来了?到底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可是到了现在,确定贺南谌已经想起来了之后,我又已经不太敢知道,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了。

或许就是在不久前,那时正好是贺南谌时隔两年多出现在我面前。

之后他做的所有事都能证明,他是想起来了。

他也只会在想起来之后才会对自己示好……

“离婚之后半年,我就想起来了。”

 

 

 

 

第29章

“那你……”

我问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蓦地沉默下来。

“为什么那时候不去找你?”

我看向贺南谌,看到他眼中的水润。

我分不清,是醉酒后的朦胧,还是刚才残留的水汽。

“我想起来的时候,你在景城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你或许已经并不想看到我。”

“如果我贸然出现在你面前,对你来说也不公平。”

“我也很恨,为什么不能早一点?为什么不能是我醒来后不久?为什么不能在去离婚之前?”

“偏偏是在伤害你,又已经离婚之后。”

离婚之后,贺南谌那些程京夏所不知道的想法,他全部都借着这次机会说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亏欠程京夏,所以根本不敢在那个时候告诉她,他怕程京夏会更恨自己。

他甚至都不敢出现在程京夏面前,只能偷偷关注她的状况。

知道她没有萎靡不振,反而投资了公司,事业风生水起。

没有他,她也生活得很好。

他为她感到高兴。

也仍然为那时的自己所做下的事而忏悔。

“在电视台那次,我确实不知道,当时我想,这样都能碰上,那我应该要做出不一样的事。”

“我们之间已经浪费了两年多,我真的不希望我们之后还有隔阂。”

贺南谌从床上起身,走向程京夏,拉住她的手。

我能看到他眼中的悔意和真诚,还有小心翼翼。

他也因为那时的事而感到害怕。

我回过神来,很快就挣开了自己的手。

也没有回答他,而是朝门口走去:“我明天还有事,你早点休息吧。”

“京夏……”

我根本不敢回头,逃也似的离开酒店。

对我来说,那是一段无法磨灭的记忆,深入骨髓的痛,让我觉得如坠冰窟。

我忘不掉,也就承诺不了贺南谌任何。

我没有原谅,也就无法翻篇。

……

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我的东西还没整理好,明天天一亮,我又要出发去团建的山庄。

我已经累得不想再收拾,但一想到团建是自己先发起的,又不好临时请假。

只好硬着头皮收拾完,定好闹钟早早睡下。

第二天一早,我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吓了一大跳。

眼睛是肿的,脸也是肿的。

都怪贺南谌!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