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

余清窈徐敬韫小说叫什么名字余清窈徐敬韫-余清窈徐敬韫抖音小说

发布时间:2024-02-04 14:23:02来源:本站原创

 

他笑了笑,补充道:“在得知你……声带受损之后,特意学的。”

  余清窈动作一僵,心头种种思绪更加复杂。

  唐慕城,这样一个从没有跟她正式认识过的少年,竟然会为她专程学手语。

  而她深爱了多年的丈夫,不仅看不懂,连等她写字条的耐心都没有……

  她无声吐了口气,用手语说:【谢谢你。】

  唐慕城一怔,唇边笑意愈深,白皙的脸上浮现几分绯红,一直红到耳尖。

  “没、没事的,我自己也喜欢小猫小狗,所以也不全是为了你……”他低声说。

  余清窈这才发现,他笑起来,唇角两边还有小梨涡。

  笑得很甜。

  她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评价。

  顿时自己都惊了一下。

  这还是她第一次用“甜”来形容一个男人。

  但又出奇地贴切。

  真是奇妙……

  余清窈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很乖巧的弟弟。

  心里这样想着,她无意间抬起头,却刚好从后视镜看见司机震惊的目光。

  见她看过来,又匆忙将目光收回。

  余清窈心头疑惑,但没多想,又问:【你其实可以托人在本地买粮食的,这样寄过来很贵吧?】

  唐慕城说:“其实还好,我姨妈就是开宠物医院的,她那里的猫粮和狗粮都是国外进口的,品质很好,我直接拿就行,邮费倒不是很贵……”

  说到这里,他这才想起来:“对了,你说救助站出事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第15章

  余清窈抿了抿唇,一时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更多的,也是心中惭愧。

  救助站里的动物不是她一个人在养,唐慕城也算是那些流浪猫狗的主人。

  可是却因为她的原因,连累那么多猫狗被残忍杀害……

  余清窈颤抖地吐出一口气,她闭了闭眼,强忍住上涌的泪意,抬起手。

  【我从部队带出来的犬,还有救助站里的猫狗,全都死了,救助站也已经关掉了……】

  唐慕城整个人都僵住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唐慕城瞬间红了眼,满眼都是难以置信。

  余清窈的手都在颤抖,她想尽力保持冷静,眼泪却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她说:【都是因为我,是我害死了它们……】

  直到车辆停下,余清窈才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

  她本来不想将自己和徐敬韫还有温竹心之间的那些感情纠葛说给一个刚认识的人听。

  但或许,是她太久没有被人认真倾听过,她一时没忍住,就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说了出来。6

  唐慕城听后,沉默了许久。

  车辆已经在京郊一幢别墅外停下,但谁都没有动作。

  余清窈渐渐垂下了头,不敢面对他。

  毕竟因为自己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情纠葛,连累那么多条生命,就算唐慕城现在把她赶下车,她也不会有怨言……

  不料,唐慕城忽然语气古怪地开口:“所以……你因为这件事,和徐敬韫离婚了?”

  余清窈愣了瞬,扭头看去,见他神情无异,好像只是单纯地询问。

  她拿不准唐慕城是什么意思,迟疑地点点头,解释道:【这么多条性命横在中间,我对他只有仇恨,再也没有任何感情,没办法再和他做夫妻。】

  她想了想,抿着唇又比划道:【何况……他本来也不喜欢我。】

  唐慕城眨了眨眼,忽然别过脸去,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声,才说:“那是该离。”

  话落,他推开车门,下车绕到另一边,为

  余清窈看向面前的别墅雕花大门,问道:【这是你家?】

  唐慕城点了点头,提起面前的两袋狗粮示意道:“嗯,我家也养了狗,这些狗粮不用再寄过去……正好给它们吃了。”

  余清窈现在听到狗,心里都发堵,下意识地想要逃避。

  唐慕城看出她的心思,柔声说:“动物没有错,你更没有错,不要拿这些事惩罚自己,更不用因此而逃避。”

  他的话就像一股清风暖流,让余清窈心里连日来的郁结和难过瞬间散去。

  她点点头,跟着唐慕城进了院子。

  院子里有三只京巴狗,见唐慕城回来,激动地奔过来,尾巴摇得飞起。

  余清窈看到这样活泼可爱的小狗,心里一片柔软,又触景伤情,不禁想起从前她每次去救助站的时候,那些小猫小狗也是这样热情地对她……

  唐慕城将粮食递给家里的佣人,而后带着余清窈进了别墅。

  在大部分人还在住农村平房和老居民楼的时候,唐慕城居然已经住上了大别墅,余清窈心里只剩惊叹……

  唐慕城说:“我爸妈都是生意人,常年要飞国外,所以你不用紧张,他们都不在家……”

  他一边说着,一边和余清窈朝客厅走去。

  话都没说完,在看清客厅里的人时,两个人都同时顿住了脚步。

  徐敬韫。

 

第16章

  “少爷,这位首长一直在家里等您,说是有事来找您的。”管家上前说。

  余清窈脚步被钉在原地,浑身都像是坠入冰窟,连血液都被冻结了一般,一股寒意从心底里窜了上来,让她寒毛直竖,

  为什么,为什么徐敬韫会出现在这里?!

  她下意识看向唐慕城,怀疑是不是他给徐敬韫报了信。

  可唐慕城满脸写着震惊,甚至……眼神里还隐隐有几分警惕。

  唐慕城上前一步,将余清窈挡在身后,问:“你就是徐敬韫?来找我?”

  徐敬韫眼中同样流露出几分意外,脸色立刻变得冷沉。

  见到唐慕城充满保护意味的动作,他冷嗤了一声说:“我就猜到余清窈会来找你,只是没想到,这么巧。”

  最后三个字,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的。

  天知道他这几天有多心焦,到处都找遍了。

  最后回到芦花村,才发现还有人给救助站邮寄包裹。

  他觉得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过来碰碰运气,却见到他心心念念才找到的女人……正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地走进来!

  徐敬韫走上前,发红的双眼紧紧盯着余清窈,说:“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跟着别的男人回家?”

  余清窈抿了抿唇,正要拿纸出来写,唐慕城拉着她的手腕按住了她。

  唐慕城轻声说:“你先去沙发上坐下。”

  话落,他转头对管家说:“郑伯,倒茶。”

  郑伯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三个人在沙发上坐下,唐慕城说:“她嗓子不能说话,还是我来解释吧。”

  即使是此时此刻,徐敬韫明显态度尖锐,他的语气也依然温和。

  徐敬韫皱了皱眉,看向余清窈,见她坐在一旁神情疏离的模样,心里像是堵了一团浸了水的棉花,又凉又沉。

  他没解释自己已经会手语这件事。

  唐慕城也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余清窈,小声说:“清窈,你要是有想说的,就直接用手语,我帮你翻译。”

  刚刚还叫她“清窈姐姐”,现在在徐敬韫面前,却是叫她“清窈”。

  余清窈听出了这其中微妙的区别,但看见徐敬韫更加阴沉的脸色,她顿了片刻,点了点头。

  唐慕城这才认真开口解释:“清窈特意来北京找我,是因为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她的流浪动物救助站寄去宠物粮食。”

  “现在这救助站关闭了,里面的动物也都不需要再吃粮食——这个情况,徐副旅应该很清楚吧?”

  徐敬韫神情一僵,眼中浮现一抹痛色,满是愧疚地看向余清窈,一时没说话。

  唐慕城沉沉叹了口气,继续说:“所以她来找我,只是想亲口跟我说一声,叫我不要再给救助站捐助了。”

  “我们也才刚刚认识不到一小时而已,我看清窈一个在北京人生地不熟,正想邀请她留下来吃饭——对了,徐副旅,你也留下来吃个便饭?”

  余清窈神情一僵,连忙摆手,用手语说:【我不要。】

  徐敬韫看出了她的拒绝,皱了皱眉,只说:“清窈,我是来带你回去的,我们重新再谈谈。”

  余清窈听了这话,只觉得徐敬韫无耻又恶心。

  他凭什么觉得,他们之间经历了这些事之后,她还会跟他回去?

  跟他回去,继续看他跟温竹心是如何一唱一和给她添堵的吗?

  余清窈满是厌恶。

  她看向唐慕城,用手语表达:【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的事与你无关。】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