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

情根深种小说下拉阅读全文情根深种-完结小说情根深种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4 14:09:34来源:本站原创

要知道,我那时候还是个学生,加上又是单亲家庭,别说十万,就是一万都有很大困难。

最后,我是偷偷卖了妈妈祖传的玉镯才得到的十万块。

那天我拿着钱给张洪,恶狠狠地道:

『拿着钱滚得远远的,你要是不就此罢手,我不介意和你鱼死网破。』

可能我说话的表情给了他一种这个人是不想活了的感觉,一下子把张洪镇住了。

从那之后他真的消失了。

周冉和她妈妈终于过上了人过的生活。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时我和张洪的对话被同样暗恋周冉的白屿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抢先一步,抢了我的功劳。

不仅如此,因为提前卖了祖传手镯,我大一那年,妈妈因为没钱买心脏支架,永远离开了人世。

8.

或许救命之恩大于天,当我发现的时候周冉已经对白屿由感恩转成了深爱。

甚至为了能和他上同一所大学,直接用一本分数线报了白屿上的二本院校。

而我,自然也没脸没皮的跟着他们来到了一所学校。

也将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

并求高银帮我保守秘密。

我相信,周冉总有一天会发现真相的。

但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迟。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是恋爱脑吗?

我摸摸自己的脑袋,沉思。

我也不知道了。

跟我一样困惑的还有此刻的周冉。

周冉坐在客厅,手上拿着的是秘书刚刚调查到的信息。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分分钟就查得这么详细。

我偷偷摸摸地飘到她的后面,观察他正在看的文件。

她只是愣怔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一秒,她抬手摸眼泪的动作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她这是后悔了?

可我,已经死了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冉拿起电话打给了助理。

『帮我把要转让给白屿的那些股份撤回来。』再提起白屿,她的语气已经没有了丝毫感情波动,『另外,起草一份声明,我周冉跟白屿一刀两断,另外的内容我微信上发给你。』

『周总,你想好了?』助理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公司的财务问题没有解决,现下又发这样的声明,这样的声明,舆论上对您的影响肯定不好。』

『没有关系。』周冉的声音很冷淡。

挂断电话后,周冉径直走进了卧室。

我飘进了她的卧室里。

见周冉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沉默坐了好一会。

才打开沙发旁的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来一只檀木雕花镯子。

周冉不停地抚摸着它。

多奇怪,那还是大一那年她生日的时候我亲自雕刻给她的礼物。

周冉当时还看不上呢!

拎着镯子,满脸嫌弃地说了一句:『土到掉渣的镯子谁会戴出去啊?』

试都不愿意试一下。

这一刻,又拿出来怀念,整这一出干嘛呢?

你当初都已经做出了选择,而且我已经死了。

就当做啥也不知道,老老实实和白月光同生共死得了。

干嘛还勾着我的冤魂在这里念念不忘?

这下你执念更深,我更加连转世投胎都投不成呢?

最后,周冉更是直接取下自己手上的足金手镯,戴上了那只檀木镯子。

我在旁边啧啧咂舌,这只镯子跟她现在身上的定制款衣服一点都不配。

一阵风吹过,窗帘飘了起来。

外面不知道哪个新手在练小提琴,断断续续锯木头的声音随着风传入了周冉的卧室。

她好像才回过神来,突然拿出手机,点开一个社交网站。

排行榜上是最近的热点新闻。

『周冉』的名字赫然在上面。

『周冉和白屿解除恋爱关系。』

可当我看到下面的报道时,却傻了。

『周冉就前夫的事情发表声明。』

这原来就是周冉要助理发的那个声明。

字数不多,但信息量却不少。

里面澄清了以前所有小报的谣言,和凭空捏造的攻击。

在这一页文字里,我是一个阳光、热烈,对所有人都心怀善意却被命运捉弄的男人。

『只有我对不起他,从来没有他对不起我。』周冉写下这一行字,『其实,我早就爱上了你,江哲。』

9.

热点一出,白屿自然知道了一切。

怒气冲冲的冲进周冉的别墅。

在出口之前还是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周冉,你什么意思?』

周冉从卧室出来,脸色阴郁的盯着他,不答反问:『你做了什么不应该自己很清楚吗?

这么久的事白屿哪里还记得清楚,但他却眼疾手快地看到了周冉手上戴的檀木镯子。

他冷哼一声,『我说你从昨天开始就怪怪的呢,感情这是发现江哲死了作妖呢?』

周冉也怒了,『白屿,你少转移话题,我问你你还记得张洪吗?』

听到这个名字,白屿瞬间噤了声。

周冉盯着他,『你可真厉害,骗了我这么久,我念在曾经的感情上不报警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

我飘在一旁,隐隐担心,周冉这样下去一定会激怒白屿的。

她一个女流之辈,始终不是一个高大男人的对手。

白屿愣了两秒,突然也不装了,满是不屑的看着周冉。

『周冉,你可真贱呢,把自己摘得这么干净,要知道,最自私的就是你,人家江哲为你付出那么多,你还不是说扔就扔。』

周冉气极了,伸手指着他,『你给我滚出去,不然我报警了!』

『你报吧,我看看你有没有命报!』果然,白屿被激怒了,一把抓过周冉的头发,猛地往墙上撞去。

飘在一旁的我也被吓到了。

这两年来,我倒是没看出白屿还有暴力倾向。

巨大的撞击力和疼痛下,周冉直接摔倒在地。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见白屿一脚接一脚的剔在她的身上。

突然,我好像看到了什么。

周冉,把那只戴着檀木镯子的手紧紧藏在身下。

我眼角一酸,下意识要去拉开白屿,却一次次从他身体上穿过。

无论我怎么呼救也无济于事。

直到周冉被打得头破血流白屿才停的手。

最后周冉浑身是血的瘫在地上。

白屿没收了她的手机和家里的座机。

还用她满是血的手按了一份什么文件。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