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

桑蜜时谨意小说无广告免费阅读无删减 书名是

发布时间:2024-02-03 12:03:20来源:本站原创

“桑蜜!”

家里空无一人,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

“不好好在家待着,跑哪里去了?”

吴静更加不满,刚拿出手机,准备给桑蜜打电话,就发现了桌上放着的离婚协议。

“这是什么?”她走上前,刚看清上面的字就变了脸色。

吴静沉着脸,划开桑蜜的名字,改为拨通了时谨意的电话。

 

第11章

时谨意接到吴静的电话后,赶回了临湖公馆。

刚一进门,吴静愤怒的声音就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怎么会有一份离婚协议?你要和桑蜜离婚?”

时谨意刚疑惑这件事吴静是怎么知道的,就看见了她手中的东西。

他从吴静手中拿过离婚协议,看见下方桑蜜已经签了字,只剩他的那一栏还空着。

心中陡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被人背叛的恨意,被人轻视的恼怒,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和慌张。

吴静看他不说话,更生气了,“阿意,你说话啊!你为什么要跟桑蜜离婚?就算你不喜欢她,为了时氏的股票,你也不能轻易...”

时谨意捏着离婚协议的手背青筋暴起,沉声打断:“是她要和我离婚。”

吴静一愣,“是桑蜜提的离婚?”

“她怎么有脸提离婚的?还当他们桑家是三年前的桑家吗?”她有些不敢置信,“现在是他们依附我们时家生存,她不想着怎么讨好你,还学会拿乔作态了!他们桑家就是这么教养女儿的吗?没规没矩的!”

时谨意沉默,眼神死死的盯着离婚协议上的字迹。

吴静在厅中来回走了几步,忽然回头看向儿子,眼神狐疑问他:“以桑蜜的性格,她哪来的那个胆子签这份离婚协议?是不是你和林见星的事让她知道了?”

“...她一直都知道。”

吴静一听,眼神闪烁了一下。

她本来就不喜欢桑蜜懦弱的性格,再加上她只是桑家的养女,根本就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既然桑蜜有这个觉悟,愿意自己离开时家,那她正好再帮时谨意挑一个名门千金做妻子,至于那个林见星,不过是个戏子,她是瞧不上的。

打定了主意,吴静清了清嗓子,对时谨意说:“阿意,既然你和桑蜜之间没有感情,她也愿意净身出户,那你就把这离婚协议签了吧,我尽快让律师去办。”

时谨意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说:“再说吧,我公司还有事。”

吴静刚想让他把字签了再走,但见他一脸燥郁与不耐烦,

至于那份离婚协议,时谨意也一并带走了。

*

桑家,晚上八点。

桑亦下了车,疲倦的揉了揉眉心。

他换了鞋进门,一个抬眼,看见了桌边正帮着佣人收拾碗筷的桑蜜。

她穿着一套米色的家居服,黑发挽在脑后,只留几缕碎发遮住莹白的侧脸。

察觉到他的视线后,她转过脸来,轻轻喊了声大哥。

桑亦有些吃惊,“你怎么回来了?”

桑家已经吃完了晚饭,宋安真上楼休息去了,还剩下一个躺在沙发上的桑韵,一边敷着面膜一边在刷着手机。

听见桑亦的声音后,她人没动,却抢着回答:“还能怎么?惹时谨意不高兴了,被赶回来了呗。”

桑亦皱起眉头,看了桑蜜一眼。

桑蜜脸上没有羞惭神色,十分坦荡大方,甚至出声问他:“大哥,你吃饭了吗?”

“吃了。”桑亦简短的回答。

桑韵手指滑动,突然刷到了有关时氏的新闻,她一下子坐起来,“哥,新闻上说时谨意又签了一笔大单,连带着时氏的股票都涨了。”

桑亦垂下眼,嗯了声:“预计会给时氏带来数亿的利润。”

“这时谨意还真是个经商奇才,他怎么就不是我们桑家的人呢!”桑韵口气艳羡,丝毫没有发现桑亦的脸色悄然变了。

桑亦没再接话,缓步往里走,脚步在桑蜜身边停了两秒。

“桑蜜,来我的书房一下。”

桑蜜把手头的事交给佣人,随着桑亦上楼。

书房里的冷气二十四小时开着,门刚推开,冷气就激得桑蜜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桑亦走到书桌后坐下,眼镜和手表都放在了桌上,大有一副促膝长谈的意思。

“坐吧。”

桑蜜挪步,拘谨的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桑亦沉默了一会儿,终究是坦明了桑家如今的状况。

“自从爸爸走后,桑家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几个叔伯们各怀鬼胎,在账上做了手脚,短短几年,账上就亏空了不少钱,上次时谨意给的五千万,也只够支撑三个月的。”

他看着桑蜜,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之色,但很快就隐了去。

“桑蜜,我们需要时家的帮助。”

她在时家不受重视的传闻,桑亦偶尔也听过,但如今桑家自顾不暇,他也难以顾得上她。

桑蜜回视着这个除了爸爸以外,唯一对自己释放过善意的人。

桑亦比她大上六岁,她刚来到桑家时,他对她还是颇为照顾的,就连桑韵欺负她时,他也会呵斥桑韵,安慰她。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桑亦就变了。

他开始对她和桑韵之间的矛盾冷眼旁观,甚至在桑韵恶人先告状,或是颠倒黑白时,他只顾着安抚桑韵,却再没有安慰她一句。

年少时,桑蜜心性稚嫩,还为此伤心不解过,可渐渐地,她也明白了,桑亦没有对不起她,他只是桑韵一个人的哥哥。

但现在桑亦将桑家的情况剖开与她细说,又让她心里萌生出几分不该有的期冀来。

她犹豫了几秒,还是说了实话,“大哥,我打算和时谨意离婚。”

桑亦惊诧的看了她几眼,声音顿时冷了下来,“不行!”

“为什么?”

对面的那双眼睛已经开始起了水雾,令他不敢直视,桑亦不动声色移开视线。

“你的婚事是爸爸定下的,就算时谨意不喜欢你,你也要为了桑家保住时太太这个名号。”

桑蜜心里难受,强忍着才没有哭出来。

她死死的抓着沙发的皮层,声音里带了几分凄凉,低声絮语:“每次都是为了桑家,那我自己呢...”

她...就不能为了自己而活吗?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