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新上热文(蛇欢-沈悦)蛇欢-沈悦-老书虫良心推荐蛇欢-沈悦(蛇欢-沈悦)小说精彩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4-01-26 17:10:06来源:本站原创
可没想到她这次发来的内容,着实让我有些意外。
张童:“巫医小姐,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我看你朋友圈好像是刚从老家来是吗?
住处或者其他方面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我家里有闲置的房产,可以免费住。”
嚯,原来还是个小富二代。
我刚想回复她说不用,字都已经打出来却又删除,因为我这时突然想起来还真有件事需要她帮忙。
于是我回复张童:“住处就不必了,方便的话,能帮我找个大学入学吗?随便什么大学都可以,大专也行,只要上学就可以。”
我今年十八,刚刚参加完高考,但因为当时没有离开老家的打算所以连志愿都没填,今早要不是那条蛇提醒,我都快忘了我还可以继续上学这件事。
 
原本我也只是不抱希望的随便问问,可没想到张童却答应我答应的十分痛快。
“上学?没问题啊,来我们学校吧,我爸就是股东,以你的形象安排入学妥妥的!”
“你们学校?是……艺校?”
“是呀,正好还有半个月开学,你把你身份证正反面发过来,我爸这边明天就能帮你安排!”
我略略思忖了一会儿,才回复了张童一个好字,然后从背包里翻出身份证将正反照拍下发给了她。
她回了我一个“ok”的手势,然后又跟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会儿后便互道了晚安。
这一晚,那条蛇没出现在我的梦里。
接下来的半个月也是,他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无论现实和梦里都没了踪影。
巫医堂门口的石狮倒是每晚都会亮起那双血红的眼,可却没有病人上门。
我无聊的生活里,只有张童每天会定时定点的出现,跟我分享我的入学手续进度,以及她的病情恢复进度。
张童身上的人脸比我想象中还要脱落的快一点,就是她后脑勺那张脸比较顽固,临脱落时还拽走了张童后脑勺的一块头皮。
脱落后张童还给我拍了张照片,那张人脸就算只剩一张人皮都好像存有思想一样,隔着手机屏幕都给我一种横眉怒目,仿佛下一秒就会跳出手机再咬我一口的错觉。
大概是在半个月后的一个早上,我刚醒来就接到张童打来的电话。
她语气兴奋的通知我说:“沈悦悦不好意思,忘记通知你今天是开学报到的日子了,我现在已经正和司机一起去接你呢,你收拾一下在门口等我!”
这开学通知来的着实有些突然,我在电话这端愣了足足有好几秒的时间,才赶紧回了张童一个“好”字。
挂断电话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洗漱穿衣,然后将店关好在巷口等待张童。
一辆黑色宝马很快停在了我面前,我打开车门和张童一起坐在后座。
张童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但应该是身上皮肤还没完全恢复好的缘故,大热的天依旧穿着长衣长裤。
到了学校,站在校门口看着学校里金碧辉煌,雄伟壮观的教学楼建筑,以及周围随处可见的俊男靓女小明星。
我才突然反应原来即将入学的这所艺校不是我想象中的什么野鸡大学,而是正儿八经为娱乐圈培养人才的正规艺校。
而且讲真,尽管我来艺校前就已经鸡立鹤群的准备。
可在跟着沈悦一起进到一年级最好的A班以后,教室里几乎全都在电视里或者网上见过的明星面孔,真心让我有些不自在。
尤其,在往座位上走时,我突然注意到坐在窗边的一个男同学身边围满了各种美女,路过他身旁时再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位男同学竟然就是最年轻影帝叶凡!
不得不说,影帝叶凡的颜值真不是盖的,我仅仅作为一个纯路人,乍一眼欣赏到他那张惊为天人的脸时都瞬间有被惊艳到。
不过还没下一秒,一股空气中飘来的幽幽恶臭就瞬间充斥满了我的耳鼻喉腔。
这特殊的味道……是尸臭!
这味道别人或许不识,但对我这个为找一味药就在乱葬岗无数死尸身上扒过的巫医来说,简直再熟悉不过。
可是……这满教室都是活人,哪来的尸臭?还如此浓烈?
我正皱着眉头四下寻找臭味来源时,游走中的目光却恰好不小心跟叶凡对上。
也就是在四目相对的这个瞬间,我确认了尸臭的来源地。
绝对在叶凡身上。
因为他现在的面相,活脱脱就是一副死人相。
不仅眼吊额悬,面目更是灰白干瘪,阴气极重很是瘆人,如果不是自身的颜值过硬,这死人相恐怕早就被旁人看出端倪。
叶凡这时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打量,一双灰目直勾勾的盯着我,眼里不知道为什么竟透出几分惊喜,接着冲我微微点头,唇角还勾起一抹很是僵硬的笑。
我略略一愣,接着也对他报以微笑。
“嘿,沈悦,这里!”
早就坐好的张童见我愣在原地久久不动,站起来朝我挥了挥手,我顺势收回目光,笑着朝张童走去,坐在她身旁。
张童指了指前面的座位,对我说:“前面坐着的就是沈愉,你知道的吧,就是最近很火的那个清纯小白花,不过你今天见不上她,她还在拍戏。”
说到这里,张童看上去很是不高兴的撇了撇嘴。
“那角色本来是我的,可我刚好中了降头,错过了,唉……能跟陈墨搭戏的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嘶……”
张童边说话边用力挠着后脑勺,最后好像是挠破了皮,疼的呲牙咧嘴。
“你怎么了,是掉那块头皮的地方在痒么?”我见状问她道。
张童点点头,手不控制的继续向后脑勺伸去。
“好像是吧,痒的要命,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长一样。”
“我看看。”
我凑上前,拨开她脑后的头发。
就是这一看,我瞳孔一缩!
只见张童的脑后,竟然有个拳头大小的黑洞!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