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蛇欢-沈悦(蛇欢-沈悦)小说好看吗 蛇欢-沈悦最后结局如何(蛇欢-沈悦)在线赏析全文

发布时间:2024-01-26 17:06:19来源:本站原创

更甚至有的人脸会在养熟后连骨带皮脱离宿主。

其他三降也是差不多的原理,人头降长人头,四肢降长四肢,器官降长器官……总之一句话,中这种降的人,死亡比活着要美好得多。

眼前的年轻女子,明显才中降不久,暂时还没到以死来解脱痛苦的地步。

可能是我沉默的时间有点久,年轻女子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焦急,看着我小心翼翼的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说:

“怎么样,这种病……巫医能治吗?”

“没问题,能治,你自己跟我来。”

这时候我脑海里已经差不多回想起了这种降的解降过程,所以回答女子回答的很干脆。

“真,真的吗?谢谢您,谢谢!”

年轻女子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极为惊喜的神情,她身旁的那对中年夫妻也是对我千恩万谢。

我缓缓点头算是回应,接着将女子引进堂后的看诊间。

小房间里的灯因年久失修的关系有些昏暗闪烁,不过我的视力从小就奇好,所以还是很快就从老家带来的药箱里找到了治病所需的解降药——

一瓶盛在小玻璃瓶里的黄色尸油,里面还夹杂着七种五颜六色的剧毒虫物,以及几缕死人发和死人牙齿,漂浮在液体中显得格外瘆人。

我打开玻璃瓶的盖子,用一个小针管开始抽里面的液体。

年轻女子这时估计也看见了瓶身里的头发和牙齿,有些害怕的指着我抽出来的液体问说:“这……这是什么药?”

“这是蛊母的尸油。”

我如实向女子解释了这瓶尸油的出处。

“蛊母的身体养过百种毒虫,她的尸油自然可解百降,里面的头发和牙齿也是她的,蛊母尸油世上极其罕见,我这里只有这一瓶,算你这次运气好。”

听我解释完尸油的来源过后,女子害怕到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那你拿针管,是准备把尸油注射进我身体里吗?”

“不是,是调配起来让你喝下去。”

说话的同时我手中的动作不停,很快便将一杯混合着尸油和坟头土的解降水调好,递给女子。

尸油一碰水,散发出的恶臭无比难闻,小小一杯水女子捏着鼻子喝了好几次才尽数咽下。

诡秘的现象也就此发生。

先是女子在喝下尸油后就开始不断的干呕,接着又大口大口的吐出恶臭难闻的黑血……

再是她身上的那些人脸全都开始浮现出痛苦的神色,拼命拖拽着她的皮肤想要挣脱她的身体。

“吱吱吱吱吱……”

很突然的,看诊间里突然响起一道很古怪的男人叫声,与此同时女子就跟发了疯一样,开始拼命的对着自己的头皮又抓又拽,嘴里也发出几乎不像人类的的惨叫声。

我怕她真的伤到自己,连忙上前想要阻止,可当我的手将她覆在头皮上的手拉开时,我的眼前瞬间浮现出了令我永生难忘的一幕!

人脸!

女人的头皮后面,还有一张人脸!

还是一张能发出声音的人脸!

“吱吱吱吱……”

“啊——”

就在我愣神的半秒里,这张人脸突然张开嘴朝着我的手指狠狠咬下!

虽然我抽手抽的快,但手指还是瞬间冒出了血,伤口几乎深可见骨。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而这时,在门外听到动静的中年夫妻也终于忍不住冲了进来。

当他们进门后看到地上正因痛苦而不断翻滚的女子时,也不管什么人脸不人脸,直接就上前将女子抱在了怀里,满脸心疼的不停呼喊她的名字。

“童童,童童你怎么了!”

“巫医小姐,童童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在吐血?”

中年女子边用袖子给女儿擦血边急的直哭。

我这时已经用从药箱里找到绷带包扎好了伤口,蹲下身扒开女子的眼睛,确认她的瞳孔中央已经没了中降后的那条竖线后,才敢放心的回答中年女子说。

“没事了,降头已经解了,这些天她无论吐血还是吐针吐虫都是正常的,有条件最好去私人医院输血调养身体,这样她身上和脑后的的人皮也会脱落的快一点。”

“哦,对了,她脑后那张人皮有点棘手,你们别碰,会伤人。”

中年夫妻听完我的话后对视一眼,明显对我的解释心存疑虑,但又顾及我的脾气不敢当场提出质疑,只好按我说的先带女子离开。

临走前,还很懂礼节的给我放了一叠钱,粗略一扫怎么也有三万左右。

而在他们走后不久,门口的石狮又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猩红的双眼也再次变成了空空的黑洞。

我大概能猜想到这应该是店门已关的讯号,也就没在大堂等下一个病人,在堂后的一个小卧室里简单洗漱过后便躺在了床上闭眼休息。

这一天着实折腾的有点累,我闭上眼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不过半梦半醒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热,尤其是肚脐的位置更是热的发烫……

迷迷糊糊间我还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是一条小白蛇,正在小河溪里和另一条小黑蛇交缠着游来游去,后来一道白光包裹我,我全身瞬间变的似被火灼烧一样。

之后我和小黑蛇都在这股灼热感中褪去了蛇皮,他变成了一个好看妖异的男人,我变成了一个风情魅惑的女人……

他冰冷的指尖滑过我的唇瓣,腰腿,轻轻贴附……

后来我也分不清到底是做梦还是现实,只记得那梦境让我失神沉沦。

大概是在快天亮的时候,我的意识逐渐恢复清醒,那条黑蛇在梦里也恢复到了之前冷若冰霜的模样,他粗壮的蛇尾缠着我的脖颈。

在我即将痛苦窒息之前,用恶狠狠的语气警告我说。

“以后小心一点,不要伤到身体,那是怜晴的!再有一次我一定让你在梦里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