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抖音新上热文分享(妻兄不归)妻兄不归-小说(妻兄不归)妻兄不归最后结局如何

发布时间:2024-01-26 16:55:10来源:本站原创
“为什么弃赛?为什么没和我说一声?”
我举了举手:“对不起哥,我手提不了笔了,原本没想弃赛的,但是我朋友出了点事。”
我一把拉过楚辞,就是单纯作为妹妹再向哥哥汇报行程而已。
路宴带着杀气的眼神看向旁边的楚辞,突然伸手将我拽了过去。
“楚少?怎么舍得回国了。”路宴轻扫了一眼楚辞。
能让路宴叫名字的,整个京圈没几个人。
“我说呢,输给楚辞哥哥,不丢人?”林笑榆强颜欢笑,看来是没拿到胜券在握的第一。
我却一头雾水,在我的印象里,确实没有楚辞这么个人。
但是姜夫人的社交圈里,的确有一个名门楚家。
“阿宴?我回来帮忙打理公司。”
“刚刚的比赛你也参加了吧。”
楚辞点了点头:“小比赛,师傅让来,还有一个朋友,让我给她拿第一。”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了我。
他口中的朋友,就是我。
越来越证实我的猜想了,他就是那个书法天才,最年轻的教授,楚辞。𝚇ᒑ
怪不得我开玩笑让他赢过小有名气的林笑榆,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和楚辞对视着,他的眸子太干净了,不染半分世俗。
路宴往左一步,中断了我们交汇的视线。
“那就恭喜了,欢迎你回归的晚会上再见吧,现在,我要带我的两个妹妹回家了。”
话毕,他拉着我赶忙离开,楚辞站在那里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直到他消失在我的视野,我才发现路宴拉着我的手,而林笑榆一路小跑跟着。
我站定,抽出了手:“不用麻烦您了,我自己回。”
“等等!”路宴绕到我面前:“姜般般,你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啊,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追你追的太紧,我也反思了,这样确实讨人厌,这样的我还不如死掉,所以我现在要改正这个错误。”
我一字一句强调,生怕他听不清。
他愣在了原地,我莞尔一笑,跟不明真相的林笑榆点头示意后离开。
他僵着身子,第一次失去了主见。
回家的时候,姜夫人在。
“般般啊,来。”
我放下东西,走过去。
姜夫人年轻又漂亮,是个光明正大的小三。
路宴自然不是她亲生的,自我被她领回家后,印象中的她就很爱多愁善感。
为数不多回家的时间,都会坐在书房里,翻看着老照片。
“夫人,您怎么回来了。”
我不需要喊她妈妈,比起妈妈,她更喜欢我喊她夫人。
因为她觉得,这样她就是这个家真正的主人。
但除了路宴,我们都当她是这个家的主人。
“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她看着我打着石膏的手,皱了皱眉头。
我摇摇头:“没有大碍。”
“我马上又要飞斯里兰卡游泳了,回来看看你。”她把我拉进,摸着我的头。
“这次又要去多长时间。”
“不知道,也许哪天我就不回来了呢。”她漂亮的脸上绽出一抹笑来:“我第一次路过福利院,就被你脸上的孤独的坚强吸引了,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我也很孤独,但还要故作坚强。
因为我不坚强,这个位置,我就坐不稳,明明她是小三,却是她先和你路叔叔结了婚,把我逼到了小三的位置。”
我也是第一次听这个故事,张了张嘴,最终决定,还是听着吧。
“我承认,我收养你有很多因素,其中不乏让你来给路宴添乱,因为那小子压根不喜欢我,整日给我添乱!”
我刚要扯起一个笑容,门呗啪地一声拍开。
6
路宴一只手插着西装的裤兜,一只手还保持着开门的姿势。
“把你说的话再说一遍。”
姜夫人轻笑一声,扶着我的肩膀站了起来:“你也长大了,我不怕你知道,你亲爱的妈妈,其实才是那个小三,介入我婚姻的小三。”
 
 
 
 
“你放屁。”
路宴阴沉着脸,周身气压低极了。
“你只是不愿承认爱你的妈妈是小三吧,谁也受不了风言风语,我也是,般般也是。”
她还抽手摸了摸我的脸,我有时候也在想,她是真的拿我当女儿吧。
“我收养她,不是为了恶心你们母子俩,只是我喜欢她,她有我年轻的样子,我知道你曾经因为我的一些话,故意对般般不好,但这件事,跟般般无关。”
路宴不再言语,姜夫人收拾了东西,踩着高跟鞋昂首阔步。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