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耽美微小说(虞浅浅厉墨渊)虞浅浅厉墨渊-新上热文(虞浅浅厉墨渊)虞浅浅厉墨渊小说推荐阅读

发布时间:2024-01-26 16:54:31来源:本站原创

走到院子里看看花草,发现苏离不在家,她也没在意。正准备去弄点吃的,院门口突然有人影浮动,她警惕的在墙角操起一根木棍:“谁啊?!”

  门外的人听到声音,直接跑了。

  虞浅浅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查看,远去的身影,是一个一瘸一拐的男人,腿瘸了还不影响他奔跑的速度,尽管动作显得很滑稽。

  对方跑太快,她也没看清楚是谁,一低头,她被那群混混抢走的钱包就静静的躺在门口的地上。

  她愣了一会儿,才弯腰捡起来,钱包里原先被花光的现金,也补上了,这是……苏离帮她解决了?刚才那家伙不会是被苏离打瘸的吧?

 

第30章

  越想她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看起来她这个房东也不是什么善茬,以后要想和睦相处,她可不能得罪他!

  不知道苏离是不是闻着味儿回来的,虞浅浅刚做好饭,他就到家了。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明明才春天,他非喜欢穿背心,结实但不夸张的肌肉无处可藏。

  有了昨晚一起吃饭的前奏,今天他自觉的自己拿了碗筷和虞浅浅一块儿吃,虞浅浅咬着筷子头装作随口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苏离不屑的撇撇嘴:“要那玩意儿干嘛?累赘。”

  虞浅浅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回答,一时间语塞搭不上话。她是担心孤男寡女的住在一个屋檐下出事儿,毕竟她也才刚认识他没几天,她不了解的太多了。尤其想到她去见乔义良的那晚他跟踪她,多少有点诡异……

  她防着帮过自己的人的确有些‘忘恩负义’,可要不是他把她给吓得够呛,她也不会胡思乱想……

  过了一会儿,她才又说道:‘你回来之前,昨天那群人中的一个把我的钱包还回来了,是你找过他们了吧?’

  苏离没想着隐瞒,嘴里一边嚼着饭菜,一边点头:“嗯,对,不是说了我帮你解决吗?”

  虞浅浅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是怎么解决的?”

  苏离傻憨憨似的笑了笑:“以暴制暴。”

  果然……是他给人家的腿打瘸了。她心里有些发憷,弱弱的问道:“你……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

  苏离毫不犹豫的回答:“女人。”

  虞浅浅吸了口气:“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苏离嘴里的饭直接喷了出来:“哈……?还……还行吧,你今天吃错药了?你不会想跟我处对象吧?不了不了,第一我爸不让,第二,我兄弟不准,咱就这样房东、租客的关系挺好的。”

  虞浅浅整个人都凌乱了,默默的放下了筷子:“对……挺好的,我也不是那意思,你想多了,我……我去洗把脸……”

  她不知道,苏离一转头就见了鬼似的躲回房间给厉墨渊发了条信息:你要是再不来,虞浅浅要跟我处对象了,她刚刚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喜不喜欢女人,还问我觉得她怎么样!

  ……

  虽然虞浅浅解释过她不是那个意思了,可从那天之后,苏离都在躲着她,躲不过的时候,他也不敢穿背心了,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

  虞浅浅知道他会错了意,既然解释了没用,她也懒得解释了,平时除了在医院上班,她还帮李瑶的工作室画画图纸赚点外快。

  李瑶当年没跟她上同一所大学,是个雕塑爱好者,毕业后自己开了家雕塑工作室,也算是出风得意小青年。

  月末,她拿到医院的工资和李瑶工作室结算的钱,把生活费划出来,剩下的,都打进了留给厉墨渊的那张卡里。

  她知道厉墨渊把她的电话号码拉黑了,所以特意重新办了张电话卡,发信息通知汇款的事。

  信息发出去,犹如石沉大海,她料到是这样,并没有太多失落的感觉。

  明明在同一个世界,呼吸着一样的空气,看着同一颗太阳、同一轮弯月,偏偏,不会再见面,有些人,只要想起,连呼吸都带着痛。

 

第31章

  这一夜,虞浅浅不安宁的做了一整晚的噩梦,等梦醒来,除了心里的惊慌、恐惧感还没完全褪去,梦的内容,已经都想不起来了。梦境里,她似乎失去了什么。

  外面天色已然大亮,阳光正好。

  她照旧的在院子里看了会儿花花草草,然后去店里买了些水果和鲜花,去了母亲的墓前。

  回来这么久,她第一次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有种轻微的抵触情绪,或许也不是抵触,是害怕,害怕坟墓提醒着她,她在意的人都离开了,就只剩下她一个了……

  墓地周围青草萋萋,不知名的大树葱郁林立,清凉的风温和的拂过,仿佛怕打破这样的祥和。

  母亲的墓碑上,小小的黑白寸照被灰尘沾染,看不真切。

  虞浅浅用衣袖仔细的擦净,看清楚母亲依旧温柔的笑颜,她也跟着笑了:“妈妈,我来了。”

  墓碑的左下方有几行小字,写的是与墓主有关系的人,其中有虞浅浅的名字,还有厉父的名字。

  ‘爱女,虞浅浅’

  ‘友,厉书亦’

  友,朋友的意思,虞浅浅多么希望,厉父和母亲只是普通朋友,那样的话,或许她和厉墨渊能有一个美好的相遇,哪怕,最后依旧没有结果,她也可以站在光明的地方,坦荡荡的对他说‘喜欢’这两个字。

  突然,身后传来了靠近的脚步声。

  虞浅浅转过头,秀眉微皱,是那天抱着孩子到医院坑她的男人,他手里拿着绳索之类的工具,像是要去哪里干活儿路过,在看见她的时候,才驻足停下来,明显神色不善。

  周围静悄悄的比较偏僻,几乎不会有人来,虞浅浅发现了这一点,心里不由得有些慌了起来。

  这样的地痞流氓,就算苏离帮她解决了麻烦,难保在这种情况下对方会对她施加报复。

  她装作没看见对方,想从另一边绕道离开,没想到那个男人快步冲上前将她扑倒在了地上!

  她惊叫着呼救,双手并用的厮打踢踹着男人,奈何男女之间力量相差悬殊,男人的大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口鼻!

  “你个死娘们儿,老子死了儿子心情不顺畅,让你拿点钱你不乐意,居然找人阴老子!现在还有人救你吗?早就告诉你了,乖乖给钱,别特么把命丢了!”

  虞浅浅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因为呼吸不畅和恐惧,生生憋出了眼泪来。

  她害怕到了极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厉墨渊的面容,从未像现在这样想见到他……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