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抖音新书热荐偏执厉爷溺宠心尖小丫头-小说偏执厉爷溺宠心尖小丫头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4-01-26 16:47:43来源:本站原创

虞浅浅急忙拒绝:“不用了,我还有事,你们去吃吧。”

  她有些郁闷,厉墨渊要是肯跟她一起吃饭,那才有鬼了。贺言作为厉墨渊多年的好友,对于她和厉墨渊之间紧张的关系,难道一丁点都不知情吗?

  贺言没注意她的反应,自顾自话:“这三年苦了墨渊了,他父亲去世得突然,国外的分公司刚起步,他是想回来又回不来。”

  虞浅浅不明白贺言跟她说这个干什么,便没吭声。

  贺言突然又说道:“我要是他,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我也不放心。”

  虞浅浅眸子微微眯起,看着笑得像个二愣子的贺言,总觉得他除了医术好之外是个傻子,白瞎了一副好看的皮囊,脑子怕是不太聪明。

  厉墨渊看见她恨不得把她给撕了,贺言这么多年硬是一丁点都不知道?还是知道但曲解了她和厉墨渊的关系?

  正说着话,厉墨渊迎了上来,贺言笑得没心没肺:“我们一块儿吃饭去?”

  虞浅浅正要走,被贺言一把拽住了:“你跑什么?怕墨渊吃了你?”

  虞浅浅脑子快裂开了,她怎么会碰上这么个缺心眼儿的玩意儿?

  没曾想,下一秒,厉墨渊淡淡的开口道:“一起去吧。”

  虞浅浅微微怔住,这是这么多年第一次,跟厉墨渊在外面吃饭,还是他亲口允许。

  他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她也看不穿他心中所想,权当是他卖贺言一个面子,不让她太过难堪。

  驱车到了一家粤菜馆,落座时,虞浅浅很自觉的和贺言坐在了一起,要是坐在厉墨渊旁边,可能会引起他的反感。

  这么多年学会的察言观色已经根深蒂固到骨子里,她总是不自觉的去观察厉墨渊的神色,然后发现,他脸色冷下来了……

  她脑子里有些嗡嗡的,是她哪里又让他不爽了吗?

  贺言似乎没察觉到气氛微妙的变化,顾自的跟厉墨渊搭话:“那事儿你处理好了吗?我没想明白的是你干嘛把李梦溪带到华仁医院……”

 

第11章

  话没说完,厉墨渊突然一脸严肃的打断:“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空气突然安静了起来,贺言似有顾忌的转过头看了虞浅浅一眼,虞浅浅自觉的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虞浅浅知道这种时候她留下只会尴尬,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贺言竟然知道李梦溪的存在,看样子还很熟悉。

  也就是说,厉墨渊身边的女人中,只有她见不得光,上不得台面,不配被人知道……

  贺言问的问题她也想知道答案,厉墨渊为什么把李梦溪带到她工作的华仁医院?是故意让她知道?让她知难而退?

  想到这里,她自嘲的笑了笑,他大可不必,她已经有了退出的打算,态度很坚决,不必他再费心思。

  她百无聊赖的站在洗手池前玩手机,有意逗留得久一些,突然,一个活泼的身影跃入眼帘:“时老师!”

  小家伙声音洪亮,险些没吓得她摔了手机,看清楚是秦浅,她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小浅啊,你怎么在这里啊?跟谁一起来的?”

  秦浅躲开她的手,撅着小嘴有些不快:“不要碰我头发,哥哥帮我扎的小辫子,别弄乱了。我和我哥一起来的,你想见他对吗?他说你们早就认识,你们是不是谈过恋爱?”

  虞浅浅满脑子问号,被惊得一愣一愣的:“你这么点儿大的孩子,知道什么叫谈恋爱吗?”

  秦浅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当然知道,谈恋爱不就是一起拉拉手,吃吃饭,再亲嘴嘴吗?”

  虞浅浅嘴角抽了抽,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早熟:“你来这里不是上洗手间吗?赶紧去吧。”

  小家伙这才这才走进了厕所隔间。

  很快,小家伙出来了,一边踮着脚尖洗手一边打量虞浅浅:“你不会是知道我哥会来才出现在这里的吧?”

  她细细揣摩着小家伙的话,难道秦风谈过一段不怎么理想的恋爱,在小家伙心里留下了阴影,所以小家伙才对她这么防备?

  虞浅浅有些头疼:“真没有,你没必要这么防着我,要想做你嫂子,我早就是了。我是来吃饭的,没事儿的话我先出去了。”

  她说的是实话,要是当初答应秦风跟他交往,现在说不定都结婚了。

  秦浅还想问什么,虞浅浅已经抬步先走出去了,秦风果然是个‘宠妹狂魔’,真的在外面寸步不离的等着。

  看见虞浅浅,他怔了一下:“真巧。”

  虞浅浅冲他笑了笑:“是啊,医院忙完了,我过来吃饭,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我先过去了。”

  秦风点了点头,秦浅已经不高兴的在拽他袖子了,虞浅浅被弄得哭笑不得,只能快步回到了座位上。

  瞥见她唇角的笑意未消,厉墨渊眸子几不可觉的沉了沉。

  贺言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虞浅浅,没想到你还认识秦家的人。”

  虞浅浅老实的解释:“大学同学,只是认识而已,关系也没有特别的好。”

  贺言语气突然变得怪诞了起来:“是么?那我怎么好像听说他追过你?”

 

第12章

  虞浅浅浑身一僵,这事儿只有三个人知道,她和秦风,还有她的闺蜜李瑶,贺言是怎么知道的?!

  察觉到厉墨渊的目光已经定格在了她脸上,她不敢跟他对视,故作淡定的问道:“你还挺八卦的,谁告诉你的?”

  贺言似笑非笑的说道:“忘记了,毕竟时间挺久的了,我当时在你们大学授课,偶然间听到别人说的。方才你说你们是大学同学,我才想到你们之间有过这事儿。”

  虞浅浅故作轻松:“这样啊……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他是个挺好的人,我配不上人家。”

  话说完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厉墨渊的脸色黑得吓人,眼神也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

  “没得到的可能是白月光,得到的,也不一定就配得上。”

  厉墨渊冷不丁的一句话,让虞浅浅心凉了半截,是,无论是他还是秦风,她都配不上,不用他刻意提醒。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眼眶里有些涩涩的,只能垂下头,不想让人察觉到她的情绪。

  贺言意识到自己引起了不好的开端,试图转移话题,夹了菜放进虞浅浅跟前的碟子里:“这菜好吃,这家店的招牌。”

  厉墨渊冷声道:“她自己有手。”

  贺言咽了口唾沫:“夹个菜而已,你还吃醋了不成?”

  厉墨渊不爽的睨了他一眼:“大可不必,吃你的。”

  这顿饭,虞浅浅没怎么动筷子,到最后,气氛好像回归了正常,又好像只是平静的表象掩盖了风浪。

  从餐厅出来,贺言先驱车离开了,虞浅浅很自觉的主动对厉墨渊说道:“我去搭车,你路上开车慢点。”

  厉墨渊没说话,顾自上了车,从她跟前风驰电掣的驶过,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她也没有觉得落寞,反正过去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的,哪怕顺路,他也不会好心的捎她一程,用他的话说就是,只要看见她,他就犯恶心,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极力讨好他,结果也不过如此而已。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