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精选小说(温念宇文川)温念宇文川全文完整版_(温念宇文川)完整版全文在线赏析温念宇文川,主角是温念宇文川

发布时间:2024-01-12 15:30:25来源:本站原创

捷报频传,当晚温念便宣誓犒劳三军,众人都喝了个酩酊大醉。

“百姓们都说我们梁军军纪严明,绝不骚扰百姓,口碑是好得很!殿下!这杯,萧冷敬您!”萧冷已经喝了个半醉,他举起酒杯遥遥地对着上首的温念,一饮而尽。

温念笑了笑,对他回以一个明艳的笑意,道:“萧小将军很厉害,是本公主沾了光!温媃公主也很棒,已经长大了!”

 

第24章

温媃娇俏的小脸红彤彤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这几个月一直是萧冷在磨练我,我有今天的成就也和萧冷的努力分不开呀……”

温念敏锐地捕捉到了温媃眼中的一丝娇羞,忍不住便笑了起来,知好色而慕少艾,是每个少女的必经之路。

若是温媃对萧冷有意,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倒也不失为一对神仙眷侣。

在散席以后,温念和温媃并肩在荆州的小巷里走着,侍卫们远远地跟着,既可以保护二位公主,又不至于打扰到姐妹俩之间的聊天。

“姐姐,你让我佯攻的那场仗打得可真是酣畅淋漓!”温媃挥了挥小拳头,很是兴奋地道。

“那是你厉害,现在外头都把我们俩叫做大梁双姝呢!”温念刮了刮温媃的鼻子,不管温媃成长得如何快,但是在温念的心中,温媃永远是自己心中的那个小妹妹。

温媃低下头来,眼眶微红地道:“姐姐,我以为我在南诏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们还能走在一起,真好!”

她被萧老将军救走的时候,差点被宇文川的人杀进公主府,那时候情况十分危急,萧老将军也只来得及管照温媃,远在深宫之中的温念根本是有心无力。

她们能在南诏国相遇,不得不说是缘分。

“不要提这些伤心事啦,我们一路走来,很快就能给父皇报仇了!”温念吸了吸鼻子,觉得很是鼻酸,她低声安慰着温媃,道,“说点开心的,好不好?你最近没有什么开心事要和姐姐说吗?”

温媃欲言又止,她笑了一下,露出无限娇羞,道:“有是有,只是……哎呀,人家不好意思说嘛!”

姐妹俩享受着难得的清净安逸时光,笑闹做了一团。

温念知道温媃的内心,她对萧冷在多日的相处以来已经是情根深种,但是既然温媃还不想挑破这个话题,温念也可以陪她装傻。

现在没有人能囿于儿女情长,只有在收复大梁以后,大梁的公主才能是自己。

“报——”

京城的金銮殿之中早就没有了往昔的庄严奢华,里面充斥着浓重的酒气,宇文川坐在一堆酒盅酒盏里头,显得整个人都无比的颓靡。

传令兵的通传声,在他的耳中置若罔闻,他只是带笑醉着看跪在金銮殿里头一个不成人形的男子,道:“定远侯,你可想到自己有今日吗?”

那人正是被百般折磨的定远侯莫凉,莫凉在地上凄惨地嘶吼着,声音宛如洪荒猛兽,连完整的音调都发不出来了!

这些日子,他遭受的酷刑几乎把他整个人的身体和意志一同给摧毁了!

“宇文川,你杀了我,你杀了我!”莫凉痛呼着道。

“哗啦!”宇文川冷笑着把手中的酒液全数倾倒在莫凉的身上。

“啊!”莫凉惨叫起来,身上本就都是创口,又被酒液侵染了,他简直是痛不欲生。

宇文川眼中的怨恨几乎凝成实质,就是这个男人,他和宋月婵搞出来了一个孩子。

 

第25章

而宇文川自己,居然为了这么个野种,害死了他和深爱的温念的第一个孩子!

也许不是第一个孩子了,以后他们也不会再有孩子了!

他知道,更应该怨恨的人其实是自己,可是,无论如何,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一切了。

宇文川喃喃地道:“原本我想要这江山万里,锦绣山河,现在我到手了,可是我才发现,原来我最想得到的根本不是这些……我想得到的,或许我已经永远地失去了……”

“皇,皇上……前方有战报……”传令兵等了许久,畏畏缩缩地再次开口道。

宇文川漂亮的眸子眯了起来,醉眼迷离地道:“哦?你说吧!”

“废后娘娘已经连下三城,一路披荆斩棘,眼看就要打到京城外了!”传令兵跪在地上,两股战战,生怕自己被迁怒。

“嗤……”宇文川眯了眯眼,转头看向莫凉,低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想死?”

说罢,他抽出腰间的宝剑,干脆利落地一剑砍瓜切菜般切下了莫凉的头颅。

莫凉的血液喷射了很高,溅得宇文川脸上全是鲜红的颜色,宛如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修罗。

那颗头颅咕噜噜地滚了很远,直到撞在柱子上才停下。

“皇,皇上……”传令兵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现在已经是吓傻了。

宇文川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叫他退下。

他坐回酒盏之中,一双眸子缓缓闭起,嘴角却上扬了起来,很是无奈地道:“小温念,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是不是一定要取了我的项上人头,你才甘心?那我就坐在这金銮殿中等你来……”

温念犒赏三军,安昱轩神色复杂地看着她,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怎么了,轩哥哥?”温念疑惑地问道。

安昱轩叹了口气,道:“你刚取完心头血的时候,我以为你去世了,所以把一切都和宇文川说明了。

他好像很伤心……”

“他都知道了?”温念震惊不已,她再想想在花灯节上宇文川反常的温柔,似乎一切都可以说得通了!

可是,事已至此,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