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热推免费新书严妙倩梁慎泽小说严妙倩梁慎泽全文完整版_严妙倩梁慎泽完整版全文在线赏析

发布时间:2024-01-28 14:52:55来源:本站原创

一见到梁慎泽。

章慧茜的脸色倏地惨白,她才打听到梁慎泽去了部队,本来是想趁着这个时间搞定王翠芝,想着若是王翠芝能留下他们母子,梁慎泽也奈何不了。

可她没想到梁慎泽这么快就回来了。

章慧茜抱着小峰,眸中水光潋滟:“伯母,我还是走吧,梁营长不欢迎我们母子。”

“说什么话!”

王翠芝完全慌了,一边紧紧拉着章慧茜母子,一边看向梁慎泽,当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慧茜说她真是小峰的亲妈,现在又说你要赶他们出去,这怎么可能!”

梁慎泽神色未动,只沉沉望着面前的人。

过了片刻。

梁慎泽开了口:“妈,妙倩走了,你知道吗?”

这话让王翠芝愣了一瞬,她这才往里屋看了一眼,下意识皱起眉头:“她一个大人,腿长在她身上,想走哪儿去都任她去!慎泽,我现在跟你说正事呢!”

这态度足以见出王翠芝对严妙倩的不在意。

梁慎泽凝眸:“如果我说,妙倩去部队跟我提了离婚申请呢?”

离婚不是小事。

王翠芝总算是正眼看他,眼底透着些许诧异,转瞬却笑了:“难得她还有这点自知之明,慎泽,我早就说了你们根本就不合适,离了也好!现在说实话,慧茜是不是小峰亲妈?你和慧茜是不是该成了?”

梁慎泽定定望着面前的母亲。2

第一次,他感觉母亲如此冷漠,如此陌生。

父亲早逝,梁慎泽是由母亲一手拉扯大的,他深知母亲的不易,所以结婚后能满足母亲的他基本上都满足,每次也不想让母亲伤心而选择护着母亲,可他却忽略了,这些都不是严妙倩该承担的。

严妙倩是为了他,为了这个家,才会一次又一次忍耐着母亲的不满。

而如今换来的,只是母亲的毫不关心!

梁慎泽看了一眼旁边的章慧茜母子。

“章慧茜确实是小峰的亲妈。”

他这么说。

王翠芝的脸上露出巨大的惊喜,可还不等她再说话,梁慎泽却冷冷地又说:“不过,小峰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跟章慧茜更是没有任何可能!”

这话就像一盆冷水狠狠浇在了王翠芝的身上。

她神色苍白,往后踉跄了几步:“什么?怎么可能?慎泽,你当初自己说小峰是我的孙子,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么久以来,我们家都是在给别人养孩子不成?”

王翠芝不可置信,章慧茜母子本就心虚,此刻只缩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时间不早了。

梁慎泽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做无谓的纠缠,当即进屋收拾了几件衣物提上行李就走。

“妈,我要去接回妙倩。”

说完,他径直提着包离开。

到了火车站。

梁慎泽买了最近一班火车,当即赶去了严妙倩父母所在的地方。

一路火车转汽车。

抵达乡下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梁慎泽满怀欣喜敲开严家的大门,可却是一场空。

严家没有严妙倩的踪影,严家人还将他大骂一场赶出了家门。

“既然妙倩都已经跟你离了,虽然她不肯说原因,但她电话里哭成那个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对不住她!梁慎泽,我们严家跟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滚远点!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严父显然气得不清,拿着扫帚就赶。

梁慎泽一下下甘愿受了,却怎么都不肯走。

既然严妙倩给父母打过电话,那也只有他们知道她的去向了。

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他双腿屈膝,直直朝严父严母跪了下来,嗓音嘶哑乞求——

“爸妈,求你们告诉我妙倩到底去哪儿了……”

 

第13章

 

这架势猛地吓到了严父严母。

周遭一时安静下来。

可很快,严父反应了过来,他脸色黑沉,扔下了扫帚:“别喊爸妈!我们担不起这个称呼!”

他仍在气头上,冷着脸毫不犹豫关上了门。

乌云密布,很快就下了大雨。

可梁慎泽挺直背板跪在门口,没有丝毫要动摇的意思。

最终淋了一夜雨的梁慎泽倒在了严家门口。

再次醒来。

严家父母已经将他送到了村上的卫生所,人却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张字条。

——梁营长,我们家妙倩不欠你,我们严家更不欠你,请你痊愈后离开,要是再病倒在我们家门口,只会给我们惹事。

一段话让梁慎泽哑口无言。

可他并未就此放弃。

病好后,他重新来到了严家,默默无闻帮严家下地干活,任劳任怨。

严父坐在田坝上,情绪不似昨晚那般激动,却也依旧冷淡:“别以为你献殷勤,我们就能原谅你了。”

“是我该做的。”

梁慎泽低着头只这么说。

这些本就是他身为严家女婿很早之前就该帮忙做的,只是如今才有机会做。

原本严家人以为梁慎泽最多只能装模作样做个两三天。

可梁慎泽竟然就这么坚持到他的假期结束,需要归队做任务了,才动身离开。

“爸妈,我下次休假再过来看你们。”7

他这么说,严家人也并未当真。

只是没想到的是,之后整整一年的时间,梁慎泽每逢假期都会过来帮严家人干活。

坚持这么久,只是为了想知道严妙倩的下落。

严家人也难免有些心软。

这天半夜。

梁慎泽睡在厅中的地铺上,正要睡时。

房间门吱呀一声,严母将一包红糖放在了桌上。

“你明天就要回京市了吧?这包红糖你拿着!”

梁慎泽神色一凛,坐起身来还想说什么,可严母放下东西,转身又回了房,门已经重新关上了。

借着屋子里皎洁的月光,梁慎泽看了一眼桌上的那包红糖。

突然,他眼前骤然一亮!

只见那包红糖纸上,分明还绑着一张字条!

梁慎泽瞳仁骤然瞪大,当即大步走过去,取下了那张字条。

月光下,能清晰看见上面赫然写着‘津市’两个字。

短短两个字,却让梁慎泽一瞬找到希望。

他眼眸霎时明亮万分。

“谢谢爸妈!”

第二天。

梁慎泽回到京市军区后,第一件事便是递上了转调津市的申请。

……

1977年,津市火车站。

春节刚过,大街上尽是大红色的鞭炮纸。

梁慎泽提着行李走出火车站,被人接去津市的军区大院。

他的转调申请直到年后才算是彻底落定。

年前,梁慎泽利用休假时间来过好几趟津市,可最终却是无功而返。

津市太大了。

他没那么容易找到严妙倩,而严父严母除了告知他人在津市后便不再透露任何一个字。

——“津市那么大,如果你们还能遇上在一起,那就是你们有缘再续,实在遇不上,就说明你们不合适。”

严母这么跟他说。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