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林清瑶江霖烽(完整版)林清瑶江霖烽最后结局如何_林清瑶江霖烽小说今日已更新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4-01-28 14:52:33来源:本站原创

偷看被抓包,林清瑶有些恼羞成怒,慌忙推开江霖烽背过身去,下意识解释:“我没偷看你。”

  很快,身后传来江霖烽低沉却愉悦的笑声:“我什么都没说。”

  林清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闭上双眼,神情里满是懊恼。

  又羞又恼,林清瑶脸上飞上红晕。

  江霖烽盯着她的背影笑了笑,起身边穿衣服边说:“我要出任务了,给你放了些钱在抽屉里。”

  林清瑶一愣,坐起身来:“你要去多久?”

  江霖烽回答:“应该最快也得十天才能回来,你在家自己照顾好自己。”

  “谢谢你。”林清瑶冲着他的背影,“平安回来。”

  听到这句话江霖烽心中淌过暖意,“嗯”了一声。

  江霖烽离开,林清瑶拉开抽屉,里面有不少钱和粮票。

  她没了军服厂的工作,就是没了收入来源,用江霖烽的钱,林清瑶心里过意不去。

  思考片刻,林清瑶还是很有骨气地关上抽屉,没拿江霖烽一分钱。

  她穿戴整齐到街上,想要凭自己的努力找份工作。

  可林清瑶转到下午,还是没有遇到任何工作机会。

  她很是气馁,到天黑前,她看到路边的一家旗袍店。

  林清瑶一直在军服厂工作,技术很娴熟,因此想来碰碰运气。

  林清瑶推开玻璃门小心翼翼问道:“店家,你们这里缺人吗?”

  店里门窗紧闭和煤炉燃烧,然而却没人回应她。

  很快,林清瑶猛地抬头,察觉出不对劲!

 

第18章

  林清瑶心里涌上急切,忙在店里寻找起来。

  找了几圈后,终于,在缝纫台下看到了晕倒的老太太。

  林清瑶推测是煤炭中毒,她没一丝迟疑,连忙开窗通风。

  接着将店主老太太背出旗袍店,紧急送往医院。

  经过医生治疗,老太太终于脱离了危险。

  很快,老人的儿子也赶到医院。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林同志,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男人身量颀长,模样也英俊,自称叫白烨成,在研究院工作。

  他一收到医院消息就紧急赶过来了,此时此刻身上还穿着研究院的白大褂。

  林清瑶爽朗地笑了笑:“不用谢,人命关天,不管是谁都会救的,老太太没事就好。”

  林清瑶看了眼窗外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她开口道:“白研究员,天黑了,我得赶紧回家了,明天再来看望您母亲。”

  白烨成见状,急切道:“林同志,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回家多不安全,我送你吧。”

  “没事,太麻烦了。”

  “不麻烦,你可是我母亲的救命恩人,一定要送。”白烨成很坚持,林清瑶也没再矜持。

  毕竟这样黑灯瞎火的冬日冷夜,独自回家确实有些不安全,但有个男人陪伴,林清瑶心里安心很多。

  两人并肩行走,谈天说地,很快到了家。

  看到林清瑶平安进门,家里亮起灯,白烨成才念念不舍地回过头。

  今天医院初见林清瑶,她冲自己昂头一笑,白烨成便感觉心中某处在剧烈跳动。

  可林清瑶却浑然不知,她饥肠辘辘回到家里,冷锅冷灶,什么吃的都没有。

  林清瑶煮了些面条,喝了些面汤,身体才算暖和起来。

  第二天一早,林清瑶便来到了医院看望老太太。

  得知是她来了,老太太感激地拉着救命恩人不松手。

  看到老太太没事,林清瑶心里也是开心极了。

  这时老太太开口问道:“小林同志,你当时进我店里,是想找我做旗袍吗?等我出院,你再来我店里,我给你量体裁衣,用最好的料子给你做一身。”

  “我做旗袍三十年了,保证你会喜欢。”

  她说完,林清瑶忙拒绝:“不用真的不用,白老太太,我不是想找你做旗袍的。”

  “哦,不是找我做旗袍的?”白老太太面露疑惑,“那小林同志去我店里是……”

  林清瑶低下头,有些难为情地说明缘由:“我之前在军服厂工作,可前些日子,我家里发生变故,军服厂的工作就没了,我当时去您店里,是想求一份工作的,没想到……”

  白老太太了然的笑笑:“原来是这样?”

  林清瑶颔首几下:“是。”

  白老太太思忖片刻,将林清瑶的手握得更紧。

  她笑了笑:“小林同志,你会做旗袍吗?”

  林清瑶摇摇头:“之前在军服厂里做的都是军装,没做过旗袍。”

  白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那小林同志愿不愿意学做旗袍?”

  林清瑶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她不敢置信地问到:“白老太太,您的意思是……”

  “跟我学做旗袍吧!”

  林清瑶激动心情无以言表,她惊喜地确认道:“真的吗?”

  白老太太笑得和蔼:“真的。”

  林清瑶连忙鞠了一躬:“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学习!”

 

第19章

  这些日子,林清瑶白天去旗袍店帮忙,晚上则继续在房间看书。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7月份的高考,她一定要考个好成绩,彻底地摆脱现在的生活。

  只不过……

  林清瑶的心里又浮现出江霖烽的音容笑貌来,看了眼桌上的日历,距离他离开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外面飘起小雪,寒冷刺骨,家里的柴已经烧完,林清瑶不得不靠意志抵御严寒。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