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颜梓陆嘉言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颜梓陆嘉言)全文无弹窗完整版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6 14:13:08来源:本站原创

所有的猜测都是无用的,陆嘉言只要亲自去找到颜梓,就会知道答案。

天刚蒙蒙亮,陆嘉言穿好衣服就准备出发了。

虽然昨天一整天都在做心理准备,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心中欢喜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住,既害怕又想见。

好在他一开始就一直没有放弃。

他低头看了一眼那张照片,也不知道有多少次这样了。

只要有关她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失控,可最终也都是空欢喜场。

现在就连是一个背影或者是一个模糊的身影,陆嘉言可能都会把她当作是颜梓。

因为他觉得,无论是是不是,都应该去看看。

万一。

万一是她呢?

一次次的期待一次次的失望,所有人都说为什么还是这么执迷不悟,颜梓可能早就出国了,早就和别人在一起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守着这个没有结果的期待不肯收手。

因为不甘心,因为这种不甘心让他疯狂的想要拼上一辈子。

即便是结果不如他的意,也要先找到颜梓的下落。

突然一阵头痛感席卷而来,他从口袋摸出烟盒抽出一支来点燃,狠狠抽了一口,也只能稍稍缓解一下疼痛。

陆嘉言两年前就开始抽烟了,只要一想到颜梓,心里就烦闷的很,久而久之,就只有抽烟喝酒才能稍微的忘掉一些,到现在就演变成了头疼。

不过好像抽烟也不太管用了。

他用手指头揉了揉,闭着眼睛克制着那股痛意。

不知道是不是成了一种病,每次想她想得太多就会头痛。

好像要痛到歇斯底里才肯罢休。

也许是感觉到痛楚的时候,才能让陆嘉言更清醒,痛到深处,陆嘉言突然笑出了声。

“阿梓。”

即便痛到表情都无法控制却偏偏还要笑,享受着曾经自己带给颜梓同等的痛苦。

疯狂到临近变态的程度。

陆嘉言口中喃喃地念着她的名字,有种快要久别重逢的亲昵。

此时路口正是红灯,开车的助理将车停下。

他放下照片,陆嘉言抬眼,目光随意从车窗外扫过的时候,骤然扫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正要移开的目光就像是自己长了腿一般倏然顿住,随即便猛然定格在那人身上,那人就刚从车上下来。

是颜梓!就是她。

可当下车看到还有一个男人从颜梓车上下来的那一瞬间,陆嘉言无疑不是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那颗心也被人疯狂捶打着。

相比满怀憧憬的去见什么人撞破什么,还不如直接死了。

那个人陆嘉言记得非常清楚,他自己和颜梓是青梅竹马,从小就一直和颜梓一个学校,颜梓认识什么人他基本上都会知道,特别是眼前这个人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白泽。

一直阴魂不散地缠着颜梓,从小学遇到颜梓的那一刻起,一直追到了大学。

颜梓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但是陆嘉言知道,白泽这个人有点神出鬼没,一直给她匿名送东西什么的,倒也没有给颜梓造成什么困扰,就是有点不好意思接受白泽的好意。

陆嘉言也没告诉颜梓这个人的身份。

不过因为这个地方是红绿灯口,陆嘉言不能下车,只能看着颜梓从那个心理咨询室出来,白泽也到里面提了什么东西出来,跟在颜梓的后面。

她走在前面一点,回头看了白泽一眼,就很自然地挽住了他的手,有说有笑地上了车。

他们要去哪?白泽究竟跟颜梓说了什么?

“跟上。”陆嘉言低着头,冷声道。

神色凝重地看着手上的照片,难道照片里的颜梓也是在等白泽吗吗?

他们两个人现在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颜梓会和他这么亲密?

他不敢想那个答案,也不希望是他自己心里想的那个答案。

可是事实永远都是最残酷的。

他们的车停在了幼儿园的门口。

颜梓提着东西下车,进了教室。

陆嘉言脸色极其阴沉,欲要打开车门冲下去去找还坐在车上的白泽。

但是好在助理眼疾手快,把车门锁住了。

还没有给陆嘉言质问的机会,提醒道:“陆总,这里是幼儿园。”

 

 

第21章

 

言外之意就是这个地方不太适合陆嘉言发挥,容易影响形象。

陆嘉言气愤地收回了手,仅仅只是瞪了助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助理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看到颜梓开车走了,助理没问陆嘉言,直接就追了上去。

这一次,助理识相的开了车门,陆嘉言二话不说就下车,气势汹汹的追了上去。

助理看着陆嘉言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也只能做出一副好自为之的表情看着颜梓身边的那个男人。

“阿梓!”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让颜梓身子一颤,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连颜梓都没有意识的,她转过头看着来人,一脸阴沉的神色正大步地走过来。

刚好白泽也打开车门下了车,颜梓刚想问他是谁,没想到男人冲过来就给了白泽一拳。

白泽的脸本来就白,在颜梓的嘴里形容出来就是弹指可破,女人的脸都没有白泽那么干净,稍微磕碰一下,就会红。

被这个男人打这么重的一拳,洁白无瑕的脸早就红了一大块。

这一拳下手很重,白泽被打的直接踉跄了几步。

颜梓急忙过去扶住白泽,关切道:“白泽,你没事吧?”

说完转向陆嘉言的时候面色却冷了下来,质问道:“你为什么打人?!”

看向陆嘉言的时候,才觉得这一张漂亮的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陆嘉言看着维护白泽的颜梓,心里又气又痛,还有些不解,然后伸手就要去拉颜梓的手:“阿梓,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他这个人趁虚而入,我不该打他吗?”

白泽用舌尖顶了顶被打的地方,拇指擦了擦唇上的血渍,但白泽的眉眼像天然的笑,被打了这么一下还是毫不在意,漫不经心的模样。

甚至还像之前大学那副欠揍的模样,轻轻笑了笑。

陆嘉言被明摆着的挑衅,原本就一肚子的火,再被白泽这么一刺激更是火大:“白泽,我不知道你到底和阿梓说了什么,但是阿梓最多也只是生我的气,我和她已经结婚了,你以为你可以从我身边把她抢走吗?”

这句话明显让白泽从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慌乱,这也的的确确戳到了白泽的痛处。

他确实是用了一些不入流的手段,从见到颜梓的那一刻起,白泽就擅自决定了一切,几乎是一点一点的引诱颜梓走进陷阱,他实在是太爱颜梓了,即便这个手段上不得什么台面。

但是他也是已经取得了颜梓的同意,才去给颜梓做了心理暗示,让她忘记那些伤心的,也不算是太不入流,也算不得是抢。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