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主角是颜梓陆嘉言的小说-(颜梓陆嘉言)完整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6 14:06:24来源:本站原创

夏暖也已经习惯了林管家的爱答不理,想着自己打电话过去问问,又回忆起之前陆嘉言责骂她的那些话,又开始动摇了。

自从那次酒后乱性之后,陆嘉言几乎就没有回过家,也很少对夏暖说过什么好听的话,开口闭口就是一句你烦不烦或者,他在忙没时间。

但是每次夏暖都是掐在陆嘉言下班的时间打过去的。

她拿着手机,盯着拨号界面很久,最后还是打了过去,那么还是不出意外的秒接,却还是那一句:“我还在公司,你又怎么了?”

 

 

第18章

 

不耐烦的语气。

但是夏暖分明就听见一开始有别的女人的声音,但是夏暖忍住了,忍住没有生气:“回来吃饭吧,宝宝很想你,我也是。”

陆嘉言坐在酒吧的包厢里,看着对面和女人卿卿我我的商业合作伙伴,原本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的,听到夏暖的这句话脸瞬间耷拉了下来,然后冷笑道:“夏暖,终于忍不住开始拿孩子拴住我了是吧。”

夏暖这就不乐意了,这个孩子毕竟也是陆嘉言的孩子,他作为爸爸怎么可能可以这么狠心?

“嘉言,这两年来,你除了那一次喝醉酒之后和我……,接下来的时间都是和外面的女人花天酒地,我一直忍着,就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对待你自己的孩子?”

陆嘉言冷冷道:“那你想想当初你自己又是怎么爬上我床的?”

夏暖身子一颤,“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才是最清楚的那一个吧,装病,把阿梓逼到流产,最终导致阿梓离开我。”

陆嘉言几乎是很平静的说出了这些夏暖的罪行,但是心里仍旧能感觉到无休止的痛。

两年了。都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夏暖刚准备给自己倒一杯热水,听到这句话,杯子一下就摔在了地上,眼中满是惊恐:“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陆嘉言挑了挑眉:“两年前我就知道了。”

“两年前……两年前。”夏暖嘴里一直嘟囔着,刚巧夏母听到动静赶出来,还以为是夏暖摔倒了,却听到夏暖一直念叨着两年前,就问:“小暖,两年前怎么了?”

夏暖被夏母喊了一声之后,突然想起两年前在病房和夏母和夏父说话,难道就是那个时候,被陆嘉言听到了?

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一直不揭穿她?

为什么还要给她一个孩子?

为什么还要提前许她一个婚礼?甚至提前这么久就开始准备。

而这些问题还不需要夏暖开口去问陆嘉言,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说出真相了:“夏暖,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其实等很久了?”

夏暖顿时反应过来,一字一句颤抖着问:“你是为了颜梓?”

为了颜梓,所以她的下场要和颜梓一样。

在婚礼上被抛弃,被陆嘉言抛弃。

意料之中的,陆嘉言承认了:“是,在直到你装病的那一刻起,我的计划就开始了。”

旁边的夏母也大致听出了事情的情况,立马就抢过手机告诉陆嘉言:“颜梓流产的事情是我做的,你别怪在小暖的身上。”

怎么可能不怪在夏暖的身上呢,毕竟怀孕的是夏暖啊。

“那个也是你的孩子!”

陆嘉言嘴唇紧闭着,唇角微微下压,喉结快速的上下滚动,努力压抑着翻涌而上的气血,他一字一顿:“我告诉你,夏暖,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一个野种。”

这个消息对于谁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特别是对夏暖来说,她终于克制不住地大喊道:“陆嘉言!你可以不喜欢我,你也可以讨厌我,但是你凭什么不承认这个是你的孩子?”

陆嘉言听到夏暖失控的样子,欣慰地笑了,这就是陆嘉言要的结果,就是陆嘉言想要看到的样子,“就凭我这里的视频,能够证明那天晚上和你苟合的不是我。”

这一字一句,如同冰刺般地刺向夏暖的心,她的肚子也传来一整整剧痛,好像也在为夏暖伤心。

“不……不可能。”

夏母看到从夏暖身上流出的血,记得就直接挂断了陆嘉言的电话,打了120。

 

 

第19章

 

陆嘉言漠然地注视着手机,那轻勾的笑容却带着冷峭的讽意。

倒是有些可惜,没能亲眼看到夏暖那副难以置信却又伤心欲绝的表情。

如果看到了的话,他想,应该会蛮有趣的吧。

只要一想到夏暖痛苦的表情,陆嘉言那颗空落了两年的心才能得到一点慰藉。

唯独只是这些,远远不够。

陆嘉言会让夏暖一家知道,破坏别人家庭的后果,不仅仅是一个夏暖可以抵消的。

他知道夏父在一家商品公司工作。

“王总,听说你们公司有一个财务经理是姓夏?”

坐在对面的男人松开了怀中的女人,然后点了点头,“好像是。”

陆嘉言并不是想把那整家公司搞垮,毕竟公司的老板正坐在对面。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倒不是陆嘉言的风格。

陆嘉言拿着手机在手上把玩,直视着他,倒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有些人王总还是要多多关注一下,以免用人不淑。”

“那是当然,多谢陆总提醒。”他刚笑眯眯地和陆嘉言说完话,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见识到了人从满脸笑容再到平静再到生气的过程。

“什么?!财务统计出问题了了?夏经理呢?”

不知道对面的人说了一句什么,王总急的直接起身走掉了,都没跟陆嘉言打个招呼。

陆嘉言看着对面那个女人想要过来,仅仅只是抬眸,就似黑夜里的刀光般锋利。

女人也识相的离开了。

陆嘉言觉得至少要让公司把夏父辞掉,因为工作严重失误而辞掉。

而现在的目的似乎是达到了。

手机的来点铃声让陆嘉言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来电铃声,发现是助理之后才接听。

然而没想到这个消息,居然让陆嘉言高兴了一整天,原本打算马上就去找颜梓的,但是后来想着要准备一些礼物,也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点。

他以为今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有些意外的是自己居然睡着了。

也许是思念太满,重逢太难,陆嘉言在梦里都极少如愿的梦见颜梓,也就唯独那一次梦见颜梓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没想到这一次却梦见颜梓带着一个刚出生孩子向自己走了过来。

陆嘉言想着,这应该是自己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吧。

他满怀期待地从颜梓的怀里接过孩子,却突然听到那孩子开口说了一句:“爸爸,你为什么不救我?”

紧接着孩子就消失了,颜梓也跟着消失了。

陆嘉言看着周围空无一人的房间,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往外翻涌,让陆嘉言觉得很恶心。

大约是被恶心醒的,陆嘉言一睁开眼就在干呕。

他拍了拍胸口,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四点。

还太早了。

可惜陆嘉言也睡不着了。

拿着手机看着助理发来的颜梓现状的照片,一下就看入迷了。

即便只是一个侧照,陆嘉言好像都能够想象出颜梓的表情,不过好像比两年前更加的有活力,更开心了。

总感觉好想回到了最初的时候,颜梓没有出国之前。

不过,这个照片上的颜梓,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颜梓,会不会原谅他呢?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