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感悟 >

全网最新首发满分小说锦衣卫当差,开局签到风神腿主角锦衣卫当差,开局签到风神腿今日更新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4-02-01 16:40:54来源:本站原创

那鹦鹉却扯着嗓子叫道:“笨蛋,衙门发女人也不会发鸟啊!本鸟是被他花五两银子买下来的宝贝!”

小荷捂嘴扑哧一笑:“这是鹦鹉吧?居然这么能说会道的,真是太好玩了!”

黄少杰把手伸进笼中戳了它的头一下,笑斥道:“五两银子就能买到你这贱鸟,你还好意思吹嘘自己是宝贝?”

鹦鹉扑腾了两下翅膀,昂起鸟头很是高傲的叫道:“那是那个蠢蛋不识货,本鸟是神鸟,千金难买的神鸟!”

黄少杰敲了它的鸟头一下,“就你这张乌鸦嘴还神鸟?今天差点给人老头惹出大祸来,要不是本公子把你买下来,只怕现在你这只贱鸟已经被老头拔光了毛,撒点盐和孜然正放在火上烤得冒烟流油呢!”

贱鸟不由打了激灵,顿时萎了,把头缩到腹下不再吭声了。

黄少杰哈哈一笑,将鸟笼递给小荷,“以后这贱鸟就交给喂养了,没事就跟它斗斗嘴玩。”

“好勒!”小荷满心欢喜的接过鸟笼。

贱鸟又昂头来了一句:“好鸟不跟女斗!”

小荷被鹦鹉逗乐了,捂嘴咯咯咯的笑得花枝乱颤。

一主一仆进了府,鹦鹉顿时又精神起来,探头东张西望看着豪华的府院,不由大叫了起来:

“卧槽,是个大户人家,这回有肉吃了!”

 

第8章 采花大盗

吃过晚饭在后院散了会步后,黄少杰想起系统奖励的真元丹还没有领取。

回到小院厢房,黄少杰领取那颗真元丹。

但见他手心出现一颗似跳棋珠子般大小的绿色丹药,散发出幽幽的清香。

“系统,这颗真元丹是直接服用吗?有什么功效?”

黄少杰的脑中问系统。

虽然大多数武侠修真小说当中都是直接吞服,然后运功催化,但还是问一下系统妥当些,免得出了差错。

【可以直接吞服,也可以嚼啐咽下,再运功催化。】

【真元丹的功效是增加体内真元之气,下中上极品四个品阶,丹药品阶越高,服用后体内的真元之气就越精纯。】

【这是一颗中品真元丹,可以使你体内的真气精纯提高三倍以上。】

听起来很不错。

黄少杰当即将这颗中品真元丹扔进嘴里,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随后,他盘腿打坐在床上,运转风神腿内功心法,炼化真元丹。

一个小周天后,黄少杰便感到丹田升起一团烈焰般,就像是一个炼丹炉,在炼化着体内的真气。

这种感觉很是痛苦,就像全身着了火一样的炙热难受。

黄少杰咬紧牙关丝毫不为所动,继续运转内功心法炼化体内真气。

渐渐的,他的头顶冒出阵阵白气,那是真气炼化过后体内排出的杂质气体。

一个大周天后,黄少杰头顶不再冒出白气,那颗真元丹功效已经被他全部催化,体内的真气也全部都炼化过了一遍,成为了真元之气。

真元之气是比真气更为精纯的一种强大能量。

黄少杰虽然只是服用了中品真元丹,但炼化出来的真元之气至少已经是之前的真气三倍以上的能量了。𝓍ľ

黄少杰运转体内的真元之气,冲击先天境的那道玄门。

真元之气强劲无比!

十几次冲击后,先天境玄门被轰然冲破,真元之气如同决堤之水奔腾而入。

黄少杰感觉四肢百骸无比舒畅,就像缷去了某种禁锢枷锁一般,修为顿时暴涨起来。

【恭喜宿主,突破至先天一重境!】

“终于进入了先天境了!”

黄少杰长吁一口气,收功从床上一跃而下。

他出了厢房,来到小院外,打算试试自己现在的风神腿威力如何了。

“捕风捉影!”

黄少杰一声清喝,一跃而起,身形化作一道幻影,在半空中闪转腾挪,忽东忽西,快捷无比!

风神腿第一式捕风捉影就是绝世轻功身法。

也是为后面五式打好坚实的基础。

以现在黄少杰的捕风捉影身法,哪怕是达到先天七重境的高手,也难以触碰到他分毫衣角。

在空中施展捕风捉影闪腾了几十秒后,黄少杰飘然落地。

接着,他又施展出风神腿第二式:风中劲草!

一跃而起,双腿如同奔雷般的凌空踢出三腿!

每一腿皆凌厉无比,气势磅礴!

足有万斤之力!

哪怕是狮虎熊豹等猛兽,也会被一脚毙命。

随后,黄少杰又施展出风神腿第三式:暴雨狂风!

漫天腿影似狂风暴雨般的踢出,劲风四起,小院中飞沙走石,枝叶剧摇。

瞬息之间,黄少杰已踢出上百腿,虽然力道比不上第二式的风中劲草,但却架不住数量啊!

想想看,瞬息间踢出上百腿,且每腿都有数千斤之力,这谁招架得住?

若是面对数十人围攻时,施展暴雨狂风的效果更好。

风神腿六式,一式比一式威力大。

前三式只能算是开胃小菜,后三式才是风神腿真正杀着。

黄少杰现在还只会风神腿前三式,已经足以击败先天五重以下的武者了。

若是掌握了后三式,宗师之下无敌手。

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哪怕是掌握了风神腿后三式,也发挥不出风神腿后三式的真正威力。

练完风神腿三式后,黄少杰很是满意。

随后去泡了个热水澡后,上床睡觉。

.......

深夜。

星月全无,漆黑一片。

整个苏州城一片寂静,陷入沉睡之中。

只有偶尔响起了更夫的敲锣声打破寂夜,几队巡查宵禁的士兵手持刀枪,打着哈欠,无精打彩的巡逻着。

此时,一条黑影在漆黑的夜色中在屋脊上飞奔穿行,悄无声息的来到一座府宅院外。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