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句 >

小说宫墙珍婕妤大结局-(宫墙珍婕妤)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24-01-31 18:07:35来源:本站原创

我也不知是中药太苦,还是心里苦,眼泪不自觉留了下来,

王公公出声安慰道,【能忍一时是一时吧,等将来出宫就好了,出了宫你就是自由身,那时便没人能为难你了。】

【孩子,在宫里能忍就忍,千万不要去和那些贵人们硬碰硬。】

【到头来啊,受苦还是我们这些奴才。】

【王伯。】我哭着抱住他,将头埋在他肩膀出小声哭泣。

他用手轻轻拍着我的背,【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王伯陪我说了好久的话,才杵着拐杖离开,他佝偻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按理来说,这么晚了,紫月也该回来了才对,可今晚我左等右等,都没见过她的身影,对面的床铺空荡荡的,难不成是惹事了?

我捂着隐隐作疼的肚子出门,问了一个侍奉在养心殿的宫女,【可曾见过紫月?】

小宫女回道,【姑姑,紫月姐姐好像惹了陛下和珍婕妤不快。】

【被打了二十手板,她还没回来吗?】

我心下一惊,道谢之后便去找她,这大冷天的,能去哪里,冻坏了可怎么办?

寻了许久,还是没找到人,回道房间后又等了一阵子,才看见她哭哭戚戚回来。

【去哪里了?】我心里着急,语气不由得也重了些,

可看到她发丝上盖着雪花,双眼红肿的样子,语气也不由得软了下来,

【被罚了之后就生气了?快给我看看手,上次陛下给我的药膏还没用完,这就给你涂上,等会儿再无给你熬一碗姜汤,瞧瞧,脸都冻红了。】

紫月低着头,任由我给她上药,我问道,【怎么被罚的?】

她气鼓鼓说道,【珍婕妤欺负您,给您下药,我气不过,就去告状了。】

【陛下传她问话,她还抵赖,说是姑姑您这就吃坏了东西,可怨不森*晚*整*理得她。】

【可明明您就是从她宫里出来才不好的,陛下也不帮您做主,还罚了我手板。】

说着,她又流下了眼泪,【这不是欺负人吗?】

【好啦。】我轻轻为她擦拭泪水,【我现在没事了,一点事都没有了。】

说罢便要起身去熬姜汤,紫月拉住我,【姑姑,你还是好生歇息吧。】

【我自己去,太医都说了,你还要喝好些日子的药呐,别太劳累了。】

次日,紫月突然兴冲冲找到我,【姑姑,姑姑,今天早上,那个害你生病,嚣张跋扈的珍婕妤掉湖里了。】

我有些意外,【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紫月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听说是碰巧今天湖面裂开,她失足落了进去。】

【幸亏侍卫发现了,虽然刚掉下去不久就给捞起来了,可还是被冻坏了。】

【高热不退,怕是也要喝上好些时日的药呐,果然啊,坏人自有天收。】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哪里又那么多巧合和意外?

刚好湖面裂开,刚好失足落入水中,刚好掉下去没多久便被救起来,没让她冻死。

这怕不是上面那位在做给我看罢了。

而且他也不仅仅是为了给我出气,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自从珍婕妤入宫之后,

骄纵过度,宫中上下都颇有微词,皇帝不过是想让她吃些苦头,安分一段时间。

我休息两天之后,又继续去伺候这位最尊贵的皇帝了。

除夕前,皇帝派我过去正阳宫,帮着皇后操办宫宴事物。

皇后如今身怀有孕,确实不宜操劳,她是皇帝千挑万选的妻子,

母族都是纯臣,在百官中又一定声望,但手里面却没有兵权。

皇帝盛宠淑妃,可却忌惮她的母家,故而不敢让淑妃有孕。

08

可皇后还是太子妃时,就已经生下了嫡长子,可见是得陛下信任和重用之人。

现在又怀了子嗣,瞧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也不知这位是公主,还是皇子。

皇后对每个人都温和宽厚,她对我笑道,【其实宫宴事务也不多。】

【难为陛下,还将你给派来了,那就辛苦箬竹了。】

我低头回道,【能为娘娘分忧,是奴婢的荣幸。】

这些日子我都待在正阳宫,也没时间去管紫月,

可不曾想,就算我每日对她耳提面命,注意自己身份,她却还是走了今夕的老路。

紫月身着轻纱舞服,出现在皇帝的必经之路上,学着那些舞姬的姿态,

像一只雪地里翩翩起舞的蝴蝶,皇帝说既然她喜欢跳,那就跳到明天早上吧。

我得了消息赶到时,紫月身边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宫人,你一言我一句,

不过都是再说她痴心妄想而已,我看着流泪跳舞的紫月,心里又疼又气,

寒冬腊月,人们也不愿意在路上久留,人群渐渐散开,她也见到了我,

颤抖着声音说道,【姑姑,对不起,我没听你的话。】

【可我不想一辈子都做个仰人鼻息的奴婢,朝不保夕森*晚*整*理。】

【姑姑,我真的受够这种隐忍卑微的生活了。】

她就算在说话,舞步也不敢停歇,虽然这条路是紫月自己选的,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可我还是有些不忍心。

尽管知道皇帝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没人能左右他的思想,

我还是要去试一试,问了值班太监,他说皇帝在珍婕妤宫中,

当我冒着风雪赶到时,却被守在门口的太监主管李公公给拦住了,

【箬竹姑姑,陛下说了,他今晚谁也不见,包括你。】

【公公,你让我见见陛下吧。】说话间,我从荷包中拿出了一些银钱,

【紫月也算是你看着长大的孩子,天寒地冻,她又穿的单薄,受不住的。】

李公公将荷包塞回我手中,【你以为咱家为何会在此处,就是陛下特意吩咐咱家来拦住姑姑你的,若是宫女都效仿紫月,那岂不是乱套?】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