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句 >

(宫女胎计)小说最新章节-珍藏美文读物宫女胎计

发布时间:2024-01-31 18:03:20来源:本站原创

我撇嘴,不想说话。

他眸光闪烁:「这孩子,是赵琛的吧?」

我闭了闭眼,没回答。

「绵绵说过,她没有查到别苑山洞里的女子是谁才去冒名顶替,但是山洞的外面,她看到了你,魏少卿。

「魏岚,本王倒有些可怜你了,以女子之身身居高位,意外有了身孕还被心上人一刀捅死,差点一尸两命,你很伤心吧?」

心上人?

呵呵……

说着凑到我跟前,直视我双眼:「看在你这么惨的分上,本王就不折磨你了,本王觉得,你有更大的价值。

「魏少卿浸染朝堂多年,或许,我们可以谈谈合作?」

我侧目:「合作什么?」

他眉梢上挑,挑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例如,谋反?」

我冷笑:「本官好好的大理寺少卿,跟你谋反?」

他换了个舒服的坐姿,望向我:

「魏少卿可知,自从你女扮男装被本王劫走的消息传出去后,魏家上下都下了大狱,金銮殿上,魏老伯爷被当场赐死。就连你姑母柔妃也被打入了冷宫。」

我顿住,双眸渐渐睁大,嗓音颤抖:

「怎么会这样?」

他目露同情:「当今天子最是多疑,你女扮男装已犯了忌讳,更何况本王从大理寺逃脱,你又被本王劫走,皇上怀疑,魏家与本王早有勾结,他甚至认为,你肚子里的是本王的种。」

指甲嵌入掌心,我浑身发冷。

他连求证都不曾,就这样斩杀一条人命。

帝王心,冷硬至此。

他没再多说,径自起身:

「魏岚,你好好想想吧。」

07

身体尚未来得及好转,又开始变得更糟。

当夜我便发起了烧。

平南王并未苛待我,身边一直有医女丫头伺候,用的东西也都是上好的。

不知为何,这会儿却四下无人。

我浑浑噩噩,只觉得口干的厉害,伸手去够桌上的水。

刚碰触到杯沿,水杯被人先一步拿走。

没待我反应,滚烫的水直接浇上手背:

「魏大人,怎么这么狼狈啊?」

随着尖利的嗓音响起,一道绿影闪现。

是绵绵。

我甩了甩手背上的水,溅到她身上,冷笑出声:

「怎么?不是有了身孕?难不成,你也被捅了?」

她不屑:「赵琛算什么东西?值得我给他生孩子?做梦呢吧。也就是你这个蠢货——」

说着沉下脸,丹凤眼里尽是阴森恶毒:

「魏岚,你为什么会是女子?好端端的,为什么是个女子?」

她捏着我下巴,怒火几乎将我烧灼:

「王爷本来给你准备了十大酷刑,结果不仅没给你用上,他还救你,就因为你是个女子。」

我想掰开她的手,却没什么力气。

一片阴影压下来,眼见ξΖ她的巴掌就要扇过来。

「啪!」

预料的疼痛感并未出现,我睁开眼。

平南王一脸冰冷地站在那里:

「谁让你动本王的客人的?」

绵绵不敢置信地捂着脸,面颊上是鲜明的五指印:

「王爷,你打我?」

平南王没理会她,转过头,很郑重地问我:

「魏岚,像这种违背主子意思的丫头,你一般都怎么处理?」

我揉了揉僵硬的下巴,头也不抬,没好气地敷衍他:

「谁不知道本官心狠手辣,直接打死。」

然后下一秒,一阵惨叫声传来。

我眉心一跳,蓦地抬头。

绵绵的心脏里,赫然是一柄匕首。

手柄的主人,正是平南王齐绍。

他抽回匕首,漫不经心地擦拭手指渐上去的血迹:

「可满意?魏少卿?」

那声音慢条斯理,隐隐带着笑意。

我瞠目结舌:「绵绵,那可是你的人。」

还是给他立过功的人,说杀就杀了?

都说平南王齐绍是个疯子,果然不假。

他眉尾上挑:「那又怎样?

「赵世子为了这个女人捅了你一刀,本王便为你还她一刀,你可开心?」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