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小说谢渊姜明月完整版阅读-全文小说谢渊姜明月

发布时间:2024-02-12 14:49:03来源:本站原创
这次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委屈,仿佛他不答应,她就会哭出来似得,最后谢渊没有抵抗住,答应了妻子,当然他也存了一些私心,如果真的生病了,他希望明月能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

  姜明月看谢渊答应了,笑颜如花的,亲了他一下,转身推着摇床就往外走。

  “今晚你们跟着奶娘睡,要乖乖的呦!”

  谢渊看妻子推着儿女走了出去,轻轻摸了摸自己被亲过的地方,唇角含笑的走了出去。

  姜明月将儿女交给田氏、任氏给她们说了一番情况,又将荷花叫了过来,让她今夜守在厨房,因她随时都要熬药。

  少顷,姜明月回到卧室看谢渊不在,正要出去寻人,就见他提着两包药走了进来。

  “今日杨大夫跟我说,种痘后,可能会发烧、喉咙疼,呕吐、拉稀如果我出现了第一种症状,你就给我喝第一包药,如果是第二种情况,你就给我喝第二包药。”

  姜明月没想到这么一会的功夫,谢渊连药都配好了。

  “知道啦!”

  少顷,二人躺在床上后,谢渊抱着媳妇将杨太医所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也就是说葡萄、团子,一岁就可种痘了?”

  “嗯!”

  “我记下了!”

  一盏茶后,姜明月看丈夫睡着了,知应该是种痘之后起了反应,平日里谢渊鲜少这么快睡过。

  因担心谢渊,姜明月睡的很浅,因此当男人体温升高时,她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

  她伸手摸了一下男人的额头,嗯,还只是低烧。姜明月轻轻拿掉男人搭在自己腰间的手,刚坐起来,就听男人问:“起夜?”

  姜明月转过头看着他,轻声轻语说:“熬药,你发热了。”

  谢渊闻言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果然有点烫。

  “可还有其他不适?”姜明月看着他问。

  “没有,我和你一起。”

谢渊姜明月(谢渊姜明月)小说全文无删减-谢渊姜明月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说着就要起来,姜明月哭笑不得地按住了他。

  “你现在是病人,好好躺着,我将煮药的事交代下去,一会就回来。”

  说着松开男人,快速穿好衣裳,拿了药走了出去。

  守在灶房的荷花,听到动静立马醒了过来。

  “夫人要煮药吗?”

  姜明月‘嗯’了一声,将药包递给她叮嘱道:“泡一刻钟,先用大火煮水开后再转小火,煮药两刻钟也就好了。”

  “是!”

  姜明月提着茶壶回到卧室,倒了一杯走到床边坐下。

  “相公,喝杯水吧!”

  谢渊‘嗯’了一声,喝完水重新抱着妻子躺了下来。

第379章 六姐夫?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姜明月并未睡,她一直都在关注着男人的情况,看他并未烧起来,缓缓松了一口气,他的症状算轻的。

  等荷包端来药后,姜明月第一时间就喂男人喝了下去。

  “真没有其他不适?”

  “没有!”

  谢渊没有告诉妻子,他喉咙、四肢都有些酸疼,好在症状较轻。

  “快睡吧!我应是杨太医所说的那种会恢复的很快之人。”

  放心下来的姜明月‘嗯’了一声,重新躺进了丈夫的怀tຊ里。

  “明月,你得天花之时是不是很难受?”

  他现在都这么难受,当初明月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感觉到他语气里的怜惜,姜明月柔声道:“我觉得还好,就是将爹娘吓的不轻。前三天我一直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什么也不知,等情况好转一些后,虽身上出了很多痘但我却并未感觉到痒,半个月后身上的痘消了,一点疤痕也没有留,大家都说我福大命大,是个有福之人。”

  姜明月在男人怀里轻轻蹭了蹭。

  “事实证明,我果然很有福气。”

  谢渊闻言笑了。

  “能娶到你,我也很有福呢!”

  二人说了会话,就又睡着了,彼时却有很多人,都没有入睡,户部的一众官员中,甚至出现了几个症状比较重的,还召了太医。

  翌日,宋铭起来后,问的第一时间就是:“户部那些官员现在是何情况?”

  “有一人什么症状也没有,姜尚书症状较轻,表现为呕吐、拉稀,其他人则是发热、四肢酸疼、喉咙疼等,有五人情况较为严重,太医院的人,昨晚已赶到了他们的府上,亲自替他们诊治,目前为此还未有人死亡。”

  赖安从暗处走出禀告道。

  宋铭闻言缓缓吐了一口气,无人死亡就好。

  因为种痘的事,今日早朝,大家都心不在焉的,宋铭见此提前就散朝了,他往御书房走时,突然想到了一事,昨天谢渊、小五、沈家那小子也种痘了,随问了一句。

  “陛下恕罪,属下这就派人去询问。”

  宋铭‘嗯’了一声,先去了御书房。

  赖安看圣上离开了,想了想直接出了宫。

  青石胡同,姜明月又喂丈夫喝了一回药,看他睡着了,轻轻端着碗走了出来,正准备去看看儿女,就见陈荣疾步走了过来。

  “夫人,宫里来人了,圣上知爷也种了痘,特派人来询问爷的情况。”

  姜明月闻言将碗递给苹果,随着陈荣去了前院。

  客厅内,姜明月看着背对她而站的男子,只觉得有些熟悉,难道她以前见过这人?这个念头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随之收回心神,恭敬行礼。

  “谢姜氏见过大人。”

  赖安转过身来,看着低头行礼的人。

  “姜妹妹起来吧!”

  姜明月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微微一惊,紧接着又是一喜。

  “赖大哥!”

  赖安笑着点点头。

  “谢状元是何情况?我能否去看看他?”

  “可以,相公的情况还算好……”

  姜明月领着他一边往后院走,一边将谢渊的情况,跟他讲述了一遍。

  卧室内,姜明月虽有些不忍心但还是叫醒了丈夫。

  谢渊睁开双眼看到赖安瞬间清醒了过来。

  “赖统领请坐!”

  赖安坐下,询问了几句谢渊的情况后道:“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谢渊闻言就要起来,姜明月急忙按住了他。

  “我替你送赖大哥。”

  说完疾步随赖安走了出去。

  前院,赖安从脖颈处取下玉佩,看着姜明月问:“姜妹妹,可认识这个?”

  姜明月看着他手里的玉佩,衣袖下的手瞬间握成了拳,眼中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抹惊讶。

  “我姜家姑娘的玉佩,怎在你的手里?”

  “姜氏姑娘都有这么一枚玉佩?”赖安问。

  姜明月摇摇头。

  “只有嫡支有,赖大哥手里的这枚玉佩从何而来?”

  原来三娘还是姜氏嫡支,怪不得她能调动那么多人。

  “是一位姑娘送我的。”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