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白瑜季羡之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弹窗-小说推荐白瑜季羡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11 14:41:56来源:本站原创

他将李秘书叫进来:“去查白瑜和宋辞在京川都做了些什么。”

李秘书点头称是,随后又说道:“季暖小姐来了电话,问您今天去参加她的首映仪式吗?”

听到季暖两字,季羡之一时恍惚。

这些天发生的事太多,他倒是忘了要去找季暖理清这一切。

这么想着,他拿起外套:“去一趟吧。”

季羡之到首映场后没有告诉季暖,只默默坐在最后一排。

台上的季暖一袭烈焰红裙美艳动人,旁人递上一束红蔷薇,她欣喜接过:“谢谢。”

男主演向她打趣:“看来你真的对红蔷薇情有独钟啊。”

季暖抚着花瓣一脸娇羞:“身边人都知道这是我的代表花呢。”

听到这话,季羡之眼神锐利,莫名的情绪在胸腔中翻涌。

曾经,季暖建议他去见白瑜的时候带上一束红蔷薇,那是白瑜喜欢的花。

白瑜说她对花粉过敏,也是季暖在一旁说这只是白瑜太过矜持的借口。

如果白瑜知道这一切,会是什么感想?

台上采访开始,他前排有两个工作人员在小声嘀咕。

“这个季暖,架子大演技差,狗从她身边经过都能被踹一脚。也不知道怎么当上的主演。”

“人家有资本啊,季氏总裁可是她哥。”

“有钱也不能没人性吧?前几天的爆料帖你看了没,就揭发她高中校园霸凌的那个。那女生太惨了,我都看不下去。”

“……”

校园霸凌四字入耳,季羡之蹙眉,下意识俯身搭话:“那个爆料帖,能给我看看吗?”

那人先是吓了一跳,看清季羡之的脸后又红了脸:“可,可以啊。”

(白瑜季羡之抖音小说)白瑜季羡之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她眉毛微挑,面对面将文件传给季羡之:“你算是问对人了。这个帖出来没多久就被封了,还好我截图快。”

季羡之点头道谢,接收完毕后坐回去翻看起来,没有理会两人的话题从吐槽季暖转移到感慨他长相帅气。

“自高一入学起,同班某白姓女生就被季暖长期霸凌,包括且不限于孤立、推搡动手、反锁在体育馆三天、冬天扒衣服等……

“白姓女生是孤儿,她也想过反抗,但连老师都不站在她那边,威胁要断她贫困补助金。白姓女生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忍就是三年。

“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有人夸赞过白姓女生,让季暖觉得自己的风头被抢了。”

帖子的最后还附上了一段录像。

那段录像时隔多年,已经有些失真。但在晃动的镜头下,季羡之仍能看清季暖趾高气昂的脸。

还有她脚边,衣衫凌乱浑身青紫的白瑜。

第十二章

之前,季暖说她和白瑜只是同学间开开玩笑,是白瑜太过激了。

他便也这么信了。

白瑜跟了他三年,他却时时刻刻偏颇一个施暴者。

她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送来离婚协议?

季羡之起身前往后台。

采访结束后,主演们嘻嘻哈哈地下台,见到季羡之后顿时卡壳,有些畏惧地躬身问好。

谁也不想给这位总裁留下不好的印象,唯有季暖含着笑走向季羡之。

季暖伸手想挽上他的臂弯:“哥,你来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啊?我还在前排给你准备了座位呢。”

季羡之往后退了两步,季暖的手僵在半空中,在众人的视线汇聚下她显得格外尴尬。

但季暖反应极快,叉腰娇怒道:“哥,你这是干嘛?再逗我我要闹了。”

没有理会季暖,季羡之对着其余人微扬下巴,神色冰冷:“出去。”

深觉气氛不对,几人连忙打着哈哈出去,将空间留给了这对兄妹。

季暖也觉得事情发展有些不妙,强颜欢笑道:“哥,我最近应该没做什么惹你不开心的事吧?”

“最近是没有……”

闻言,季暖舒了口气,但看到季羡之摆在眼前的视频时又屏住了呼吸。

“不过以前的账,我会慢慢和你算。”

季暖瞪大眼,不可置信:“哥,你这是要为白瑜出头吗?我可是你妹妹!”

季羡之脸色愈发阴沉:“你骗我,把我当枪使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是你哥?还有,谁准你直呼白瑜的名字?”

意识到季羡之真的生气了,季暖连忙拉着他的袖子认错:“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以前不懂事。我现在就去找嫂子道歉好不好。”

季羡之一把甩开:“工作都推了,没我的允许不准离开住处。”

此话一出,外面走进两个黑衣保镖:“小姐,请。”

季暖被架着往外走:“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季羡之想找到白瑜的想法越发强烈。

这时,李秘书的电话打来:“总裁,调查结果出来了。夫人她,可能真的出事了。”

之前,他们便已查到白瑜的去处。此时再顺着往下查,动作迅速无比。

白瑜的银行流水停在飞往京川的那一天。

而紧接着,宋辞的账上有了一大笔支出,竟是在京川买了块墓地。

季羡之眼底寒意凝结:“真是演的一出好戏。”

“买张最快的去京川的票,我要亲自找到白瑜。”

今夜白雪飘飞,季羡之走出机场时还能望见远处的千锁桥。

成双成对的人在上面嬉笑,呼出的白气交织,双手合十许下永远在一起的心愿。

“季总在这里做什么?”

宋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季羡之头也没回:“我来接白瑜回家。”

宋辞走到季羡之身侧,眼里情绪莫名,似怒似怨:“原来季总也是能离开季氏的啊。”

宋辞的话足够隐晦,但季羡之还是读懂了。

他这是在质问,为什么不愿陪白瑜走这一遭。

明明,来回甚至不用一天。

宋辞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季总,上车吧。我带你去见白瑜。”

第十三章

三年来,季羡之的人生似乎被白瑜占据。

工作时,餐桌前,亦或是无名指上的钻戒都在提醒季羡之,他得肩负起另一个人的责任。

其实,季羡之对白瑜也是有好感的。所以在家里催婚时,他会选择和白瑜求婚。

从什么时候起,他对白瑜越来越不耐烦了?

季羡之想不起,也找不见白瑜笑着的模样了。

而他更没有想过的是,再次见到白瑜的笑容竟然是在墓碑上。

季羡之攥紧拳头,薄唇抿成一线:“宋辞,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宋辞将一束满天星放在碑前,然后拿出纸巾想去擦白瑜的照片。

季羡之伸手拦下:“回答我。”

宋辞收起纸巾,反问他:“你知道白瑜来京川是要做什么吗?”

他直起身,眼底有嘲弄也有惋惜:“她亲手解下你们的锁,扔了。”

“她说,你配不上她的爱。”

回应宋辞的是季羡之挥来的拳头。

宋辞躲闪不及,眼镜飞了出去。

他眼尾泛红,却轻笑出声:“恼羞成怒了?可惜,除了这个你还能做些什么呢?”

然而,季羡之比想象中还疯,他借来一把铲子想要撬开墓碑。

宋辞蹙眉怒喝:“季羡之,你疯了?连她死了都不让她安息吗?”

季羡之脸色沉得可怕:“我没有签字,她还是我的妻子。我有权带她回去。”

“但是她不想和你走,连这不明白吗?”

争执引来管理员,将两人赶了出来。

宋辞挥了挥歪了半边的眼镜:“眼镜就不用季总赔了,但是不要再做些让人为难的事了。”

季羡之没再理会宋辞,回头瞥了眼警惕的管理员,打车去了千锁桥。

他顺着桥头走到桥尾,于人群中穿梭,耐心找了数个小时。

没有白瑜的名字。

季羡之有些无力地靠在桥边,一身虚汗。

白瑜是真的不要他了。

“哎,你知道京川除了千锁桥,还有哪能求姻缘吗?”

“当然是永兴寺啦,听说那里求什么都灵,好多人还愿的。”

……

季羡之本是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者,但当他恢复清醒时,人已经站在了永兴寺的门口。

他走进静心殿,殿中央有一座高到看不清面容的金塑雕像,蒙上一层神秘的外纱。

季羡之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拜了下去。

这一拜,就到了凌晨。

身后,绵远悠长的声音传来:“施主所求为何?”

季羡之站起身,面对走来的方丈:“方丈,能有什么办法让我再见亡妻一面?”

方丈摇头,眼里满是悲悯:“逝者已逝,不必怀念过去。”

闻言,季羡之脸色灰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